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马斯洛理论视角下《蝇王》中人性的黑暗
马斯洛理论视角下《蝇王》中人性的黑暗
     
                         班洪玉 1  临沂大学外国语学院    
                         唐文2      临沂大学外国语学院     
  摘  要:《蝇王》的故事背景是假想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一群孩子们由于飞机失事被迫在荒岛上求生。本论文试图运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归属的需求、尊重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对《蝇王》中的人物进行分析、解读,解读海岛求生中孩子们逐渐变得野蛮化的过程,从而揭示人性的黑暗面所在。 
  关键词: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野蛮化;人性的黑暗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4)-11-000-03 
   1911年,威廉·戈尔丁生于英国西南部康沃尔郡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自小爱好文学,于1935年毕业于牛津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83年,戈尔丁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声称,这是“因为他的小说用明晰的现实主义的叙述艺术和多样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神话,阐明了当今世界人类的状况”[ 
]。而《蝇王》是戈尔丁杰出的代表作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戈尔丁参加了英国皇家海军。二战结束后,他一边教书一边写作。在经历并目睹了二战残酷的血腥场面后,戈尔丁对人性进行了深刻的反思。1954年,戈尔丁终于完成《蝇王》,小说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一.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和《蝇王》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是由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于1943年在其发表的《人类动机的理论》中提出的。马斯洛把需求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五类。其中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归属的需求属于低级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为高级需求。马斯洛认为,人们只有一层次的需求得到了满足,才会追求高一级的需求。马斯洛认为人性在其本质上是趋向自然的,如果内在本性受到压抑,不能得到满足,在行为中就会表现出违背人性要求的特征,这也就造成了人性之中的恶。 
   《蝇王》的故事发生在假想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在一次飞机失事后,一群孩子被迫困在了海岛上。其中拉尔夫和杰克是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孩子,故事情节也是以他们之间的斗争为中心而展开的。虽然故事开始时他们还保留着来自文明社会的习性,可是荒岛上的生活让他们渐渐地露出原始野蛮的本性,直到后来互相残杀。 
  拉尔夫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小过着中产阶级的安宁生活,正直善良,不乏主见。很明显,“拉尔夫是社会理想和社会文明的象征。”[][2]71与拉尔夫完全不同,“杰克是一个意志坚定、极端自我的男孩,主要代表了野蛮天性、暴力与权力,是拉尔夫的对立面。”[][2]71其他的孩子中,跟随拉尔夫的猪崽子是典型的文明社会的代表,依附于杰克的罗杰是残暴的代言人,西蒙为人腼腆,洞察力很强,但就是这位把人性看得很清楚的先觉者死在了同伴的手中。 
  二.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视角下的《蝇王》 
  “生理需求是构成动机理论的最基础的需求。”[][3]372马斯洛认为,生理需求是推动人们行动的最强大动力,只有最基本的需求得到满足后,其他的需求才能成为新的激励因素。生理需求在《蝇王》中主要体现在“食物”。一群来自文明社会的孩子们,为了生存必须寻找到充足的食物,解决饥饿的问题。为了在荒岛上生存,孩子们开始变得野蛮残暴。而其中以杰克的变化最为明显。 
   在描写打猎一节中,杰克在捕猎之前总会将脸上涂满泥浆,并向罗杰说,“为了打猎,像在战争中那样,你晓得——涂得使人眼花缭乱,尽量装扮成看上去是另一个模样——”[][1]86就像戈尔丁所认为的,“假面具成了一个独立的形象,杰克在面具后面躲着,摆脱了羞耻感和自我意识。”[][1]87假面具成为了野蛮的标志,因为它反映了杰克的心虚。杰克来自文明社会的人,但是为了生存却要宰杀野猪,他为此感到罪恶与羞耻。由于不愿承认自己已经变得残忍野蛮,他将泥浆作为假面具,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与堕落。而在另一个场景中,一次饱餐后杰克带领孩子们在雨夜中狂舞。这么疯狂的举动完全是野人的行径。在舞蹈中,他们对已经丧失了文明人的品性毫无觉察。 
  追究杰克之所以变得野蛮的原因,要归结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生理需求”。“虽然人性恶并不被人希望存在,但是在非完全进化的人类社会,温饱是话语权的保证,暴力是解决温饱的途径,人性恶是一种现实的存在。”[][2]72在自然原始的海岛上,没有文明社会那么丰富的物资,所以孩子们来到海岛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获得食物填饱肚子以继续生存的问题。他们似乎被打回了原始社会的状态。杰克就是在这种情形下成为孩子们希望的寄托。他不得不厚着脸皮采用野蛮人的方式宰杀野猪以获得食物。他带领着孩子们分享着他们的战利品——野猪,并沉浸在饱餐后的狂欢中。杰克的这种由文明到野蛮的变化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堕落,也让我们看到即使是一个文明社会的人,在回到原始社会中面对生存窘境时,也会显现出人性中残暴凶狠的一面。为了满足生理需求,解决饥饿的问题,杰克变得不择手段,他变得凶狠的堕落过程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的黑暗。 
  “随着对生理需求的满足,人们会产生更高一级的需求——安全需求。”[][3]376小说中中孩子们面对一无所知的海岛时的惶恐,可以用来解读他们对于安全需求的渴求。 
  故事中,拉尔夫用海螺召集孩子们开会时,孩子们一直在诉说着有野兽的恐慌。一句“蛇样的东西”引起激烈的讨论,“他说在早上小野兽变成绳子样的东西挂在树枝上,不知道今儿晚上会不会再来。”[][1]46后来,“蛇样的东西”被证明是树枝上的藤蔓,孩子们是在极度恐惧、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才会将蛇看做野兽。 
  这种恐慌一直困扰着他们,直到一天雨夜,他们在狂舞中把西蒙当成野兽杀害。在狂风暴雨中,杰克带领着孩子们疯狂地舞蹈着、高歌着,“杀野猪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1]224得意忘形中,孩子们把西蒙当成野兽杀害了。他们“一条条木棒揍下去,重新围成一个圈圈的孩子们的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和尖叫声……没有话语,也没有动作,只有牙齿和爪子在撕扯。”[][1]224在这狂舞中,杰克与他带领的孩子们已然退化成了野兽。只有野兽才会残忍地杀害同胞。其实,孩子们一直认为的“野兽”就是他们自己。作品也通过“苍蝇之王”向我们透漏了这一信息。挂在木棒上的猪头在西蒙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幻化成了一个会说话的蝇王,它是邪恶的象征。蝇王曾对西蒙说,“别梦想野兽会是你们可以捕捉和杀死的东西!”“你心中有数,是不是?我就是你的一部分?过来,过来,过来!我就是事情没有进展的原因吗?为什么事情会搞成现在这副样子呢?”[][1]211在这里,蝇王向西蒙暗示了人性中恶的存在。孩子们即使把野兽都杀害了,也不会减轻他们心中的恐惧,因为还有他们杀不死的“野兽”——他们自己。可悲的是,他们根本没意识到——“野兽”怎么会有理智去思考呢? 
  孩子们为什么会沦落到杀害同胞呢?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解释,是因为孩子们为了满足安全需求。马斯洛认为,有机体是一个追求安全的机制,人的感受器官、效应器官、智能和其他能量则是寻求安全的工具。由此推论,科学和人生观都可以被看成满足安全需求的一部分。一群来自文明社会的孩子,面对海岛这个原始的环境,不免感到陌生与害怕。寻求安全本身并没有错,但当这种寻求的程度达到极限那么结果反而会适得其反。孩子们感到恐慌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来自野兽的威胁,担心自身安全利益受到损害。当他们对野兽感到过度恐慌时则酿成了悲剧——杀害西蒙。此时,孩子们维护自身安全的手段是残暴的、野蛮的、血腥的,已经变质了,他们自身也无异于野兽了。即使是文明社会的人在面对安全威胁时,也会变得凶狠起来,甚至是自相残杀,这种野蛮的退化说明恶是存在于人性中的,人性是黑暗的。 
  “当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都得到满足后,人们就会产生爱与归属的需求,包括已经描述过的需求在内的这个周期会不断地围绕这个新的需求展开。”[][3]380马斯洛认为,感情上的需求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友爱的需要,即人人都需要伙伴之间、同事之间的关系融洽或保持友谊和忠诚;二是归属的需要,即人都有种归属于群体的感情,希望成为群体中的一员,并相互关心和照顾。在《蝇王》中,“爱与归属的需要”体现在孩子们由归属象征文明的拉尔夫到归属象征野蛮的杰克,以及他们爱的能力的丧失,包括同情心的泯灭和对友爱的迫害——在斗争中杀害了一直对他们很友好的同胞——猪崽子。 
  “猪崽子则可谓是科学、理性的象征。”“他科学而理性,善于思索,善于考虑大家的未来。”[][2]71不但他表现出的友爱不被大家接受,而且他自身也成为大家嘲弄的对象。孩子们刚到海岛上时拥戴拉尔夫。拉尔夫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良好的外形、勇于探索、有管理才能,海螺也成为他权威的象征。因此,拉尔夫完全是一幅文明社会来的文明人的派头。但随着情节的推进,孩子们逐渐舍弃了拉尔夫,开始追随象征野蛮的杰克。杰克擅长打猎,可以解决他们的温饱问题,而且杰克对他们没有过多的管理与约束。孩子们最终屈从了野蛮的天性。猪崽子的死亡意味着孩子们之间的友谊彻底毁灭了。作品中描写孩子们杀母猪的情节也显现出孩子们已经变得非常残暴了。“这是一头黑里带粉红的野猪,大气泡似的肚子上挤着一排猪仔,有的在睡觉,有的在往里挤,有的在吱吱地叫。”[][1]197这一画面是多么的温馨,充满了母性的光辉。可是孩子们感受不到它的美好,甚至变成美好的破坏者。以杰克、罗杰为头,他们对母猪紧追不放,眼里充满了血腥、暴力,只有自身的利益,残忍地杀害了老母猪,甚至因长久的追逐和淋淋的鲜血而兴奋至极。此时,他们是冷漠的,已经丧失了同情心,丧失了人性。 
  马斯洛“爱与归属理论”中指的是友爱以及归属于“好”的群体。马斯洛认为当人们满足了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后,会自觉地向高一级别的需求发展,即爱与归属的需求,这是一种文明的进步。《蝇王》中反映的是孩子们爱的能力的丧失以及由归属文明到归属野蛮的转变,反映了人类的蛮化。孩子们开始时还能好好地相处,保留着文明人的习性。但在荒岛的环境下,他们的本性逐渐显露出黑暗的一面。以杰克为首的孩子们变得只有生理需求与安全需求,其他的更高的需求都退化了。为了最基本的需求,孩子们跟随杰克杀母猪,并在斗争中杀害同伴,恶的本性显露出来了,这反映了人性的黑暗。 
  “在我们的社会中,人们都有这样一种需求,即因自尊以及尊重他人而得到他们自己稳定的、有坚实依据的高评价,这一需求即尊重需求。”[][3]381尊重需求是比爱与归属需求更高一级的需求,它包括尊重他人以及自尊两个方面的内容。马斯洛认为,人人都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希望个人的能力和成就得到社会承认。在《蝇王》中,拉尔夫和杰克谁都想成为领导者、成为孩子们的“头儿”,而这正是希望自我身份得以确立的体现。 
  拉尔夫与杰克都来自文明社会,都想得到大家的认可与尊重,成为有威望的人。故事中的海螺很明显是权力的象征。正因如此,孩子们在选首领的时候,一致认可那个有海螺、吹过海螺的人——拉尔夫。所以,拉尔夫凭借海螺的力量成为了有威望的首领。但随着情节的发展,拉尔夫制定的许多规定渐渐被其他孩子们所厌烦。而与之相反,杰克的生存观念一点一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没有了约束,孩子们在杰克的领导下可以在海岛上更加自由自在地生活。于是,拉尔夫的威望下降到了最低点。在与杰克发生战斗,海螺被砸成无数白色的碎片,不复存在了,这也意味着拉尔夫的权利完全丧失了。杰克发狂地高呼着海螺完了,他已然变为头领,并杀气腾腾地把自己的长矛对准拉尔夫飞投了过去。海螺的毁灭意味着野蛮战胜了文明。这种野蛮的战斗也表明了尊重与自尊的毁灭。另外,杰克和罗杰曾杀死了一头正在哺乳的母猪,母猪是母性的象征,而正是母亲孕育了我们,她是我们信仰的源泉。当杰克动了杀念的时候,他丧失了对母性的一种尊重,是一种信仰的缺失,同时也是对自我认同感的降低,即自尊的丢失。 
  马斯洛认为,尊重需要得到满足,能使人对自己充满信心,对社会满腔热情,从而感受到自己生命的用处和价值。在《蝇王》中,最初杰克和拉尔夫都极力向孩子们表现自己,希望受到孩子们的尊崇,并且他们采用很民主的选举方式推选出头领。可是后来因为立场不同,他们之间的矛盾也不断加剧,直到后来野蛮战胜文明并引发暴力斗争。杰克虽然得到了权力和孩子们的拥护,可是他的野蛮化以及夺取权力的方式使这种权力没有了价值,这完全是回到了人类社会最原始的状态。当孩子们一味地追求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这些最基本的需求,丧失了尊重需求时,就会表现出野蛮残暴的一面,这是人性的堕化,体现了人性的黑暗。 
  “人有一种追求自我实现的需求,即有一种追求实现他所有潜力所能做到的发展趋势。”[][3]382这一需求是继尊重需求后更高一级的需求。马斯洛自我实现理论中有一层含义是,自我实现者有以问题为中心,解决问题,并谋求发展的能力。《蝇王》中拉尔夫努力维持火种的延续正体现了这一点,因为这是他们获救的唯一方法。 
  拉尔夫意识到,想离开海岛就必须让外面世界的人们发现他们。所以他带领孩子们点燃了火种,并动员他们维持火堆的延续。孩子们开始乐意维持火堆,可后来却因追随杰克打猎而几次导致火种的熄灭,甚至因此而错过了一条经过海岛的船,失去了一次获得解救的机会。每每面对困难,拉尔夫总是想方设法用文明的方式克服它,像建造茅屋、点燃火堆以获得解救等。相反,杰克却只想着打野猪填饱肚子,只顾着眼前的利益,甚至毁坏了获得火种的唯一工具——猪崽子的眼镜。所以,孩子们也追随了杰克之后,也意味着他们的蛮化与堕落。 
  马斯洛认为自我实现的需求是人类动机理论中最高级别的需求,也是文明社会发展程度的表现。从拉尔夫与杰克的对比中我们发现杰克已经彻底野蛮化了,他不惜错过获得解救的机会,甚至破坏拉尔夫努力获得解救的方式。一个来自文明社会的人,在海岛上退化到不思进取了。不去实现自我发展(这里指获得解救以离开海岛)的原因是他们只为了最基本的需求而变得如同野蛮人了。这种因生存困境而发生的人性退化说明了人性的黑暗。 
  三、总结 
  戈尔丁曾经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亲眼目睹了战争的罪恶与残酷。《蝇王》中所假想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正是源于作者的这一经历。戈尔丁在《蝇王》中运用了象征主义揭示了海岛上孩子们人性的黑暗,用孩子们之间的恶来影射成人世界。正是借《蝇王》这部作品,戈尔丁揭示了他所生活的世界中所存在的恶,反映了当时欧洲社会的黑暗,同时也是在警醒世人要认识人的本性并加以控制。 
  参考文献: 
[1]威廉·戈尔丁.蝇王[M].龚志成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  
[2]吴华兰.《蝇王》中人物的象征意义[J].琼州学院学报,2010,17(3):71-72. 
[3]Maslow,A.H.,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J].Psychological 
Review,1943:370-396.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