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旷世奇才苏轼
旷世奇才苏轼
                                 李馨   云南工商学院   云南   昆明   651700 
摘  要:苏轼在诗、文、词、书、画等方面,在才俊辈出的宋代均取得了登峰造极的成就,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文学和艺术天才。在苏轼的作品中,融会贯通了中国文化的各种传统思想元素,因而他能够在人生的各种痛苦面前保持一种旷达、乐观的心境,达到精神归隐的境界。他那历经磨难而笑对人生的态度,是后人的榜样。 
关键词:苏轼;旷世奇才;磨难;精神世界;旷达 
作者简介:李馨,女,1969年生人,本科学历,研究生在读,讲师职称。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4)-11-000-02 

  苏轼是宋代文化孕育出来的旷世奇才,历经磨难而笑对人生,思想自由,品格坚贞、坦荡、旷达。他的文章,如行云流水,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他的诗,如天地奇观,于境无所不收,于情无所不畅;他的词,如天风海雨逼人,指出向上一路。无论从哪方面衡量,他都是宋代文学发展到巅峰时期的伟大作家。 
     苏轼(1037—14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人。他的家庭富有文学传统,祖父苏序好读书,善作诗。父亲苏洵是古文名家,曾对苏轼和其弟苏辙悉心指导。母亲程氏有知识且深明大义,以古代志士的事迹勉励儿子砥砺名节。所以苏轼的文学修养在早期就已达到成熟的境界了。 
     —、苏轼坎坷不平的政治生涯 
     苏轼自幼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具有远大的志向和过人的才识,考中进士后,深得欧阳修的赏识,1061年到扶风(今陕西扶风县)任职,正式踏上了荣辱不定、政治风波叠起的坎坷仕途。熙宁初年,他在朝任职,因改革思想与王安石的变法多有不同,请求外调,被派任杭州通判,在此期间他为杭州人民兴修水利,治理西湖。三年后改任密州知州,接着又移知徐州和湖州。他每到一处,都积极为当地百姓做实事,灭蝗救灾,抗洪筑堤,政绩卓越。在外任职期间,他也改不了心直口快,敢于坦诚相言的习性,写诗对新法实施过程中暴露出来的弊端进行讥讽,遭新党中的小人陷害,引发“乌台诗案”。坐了四个月监狱后,他于1079年被放出来,连削两个官职,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1080年他带着家人到达黄州貶所,在城东的山坡上开荒种地自食其力,从此自号东坡居士。黄州时期是他创作中的一个高峰。散文如前、后《赤壁赋》,诗如《寒食雨二首》词如《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名篇都是创作于此时。后又被贬汝州。1094年。朝廷重新启用新党,把屡受旧党排斥的苏轼作为旧党要员处置,贬知英州(今广州惠州市)安置,流放到名瘴沥之乡的岭南。他作诗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1097年在被贬为琼州,使苏轼垂老投荒,携幼子苏过告别家人渡海抵达当年荒僻异常的儋州(今海南儋州县)。黄庭坚有诗曰:“子儋谪岭南,时宰欲杀之。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彭译干载人,东坡百世士。”出处虽不同,风味乃相似《和陶诗》。1100年天下大赦,东坡始得内迁,可此归仅一年就病逝。苏轼对自己的后半生做了总结:“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自题全山画像》就其政治事业而言,这些话当然是自嘲。但对文学家的苏轼来说,他的盖世功业确实是在屡遭贬逐的逆境中建立的。 
二、乐观、旷达的精神和情感复杂的精神世界 
     苏轼学识渊博,思想通达,在北宋三教合一的思想氛围中如鱼得水,他不仅对儒、道、释三种思想都欣然接受,而且认为他们本来就是相通的。以儒学体系为根本而浸染释、道的思想是苏轼人生观的哲学基础。入仕之后,屡遭贬谪, 
贬谪生活使苏轼更深刻地理解了社会和人生,也使他的创作更深刻的表达出内心的情感波澜。 
   我们看一首他被贬黄州时所作的词《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依仗听江声。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谷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上片以动衬静,以有声衬无声,通过写家童鼻息如雷和作者谛听江声,衬托出夜静人寂的境界,从而烘托出历尽官海浮沉的词人心事之迷茫和心情之孤寂,使人遐想联翩,从而为下片当中作者的人生反思做好了铺垫。 
   下片一开始,词人便概然长叹道:“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这奇峰突起的深沉喟叹,即在直抒胸臆又充满哲理意味,是全词枢纽。以上两句精粹议论,发出了对整个生存宇宙、人生、社会的怀疑、厌倦、无所希冀、无所寄托的深沉喟叹。这两句,既饱含了哲理又一任情性,表达出一种无法解脱而又要求解脱的人生困惑与感伤,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词人静夜沉思,豁然有悟,既然自己无法掌握命运,就当全身免祸。顾盼眼前江上景致,心与景会,神与物游,为如此静谧美好的大自然深深陶醉了。于是,他情不自禁的产生还脱离现实社会的浪漫主义遐想,趁此良辰美景,架上一叶扁舟,随池流逝,任意东西,他要将自己有限的生命融化到无限的大自然之中。“夜阑风静谷纹平”表面上看来只是一般写景句子,其实不是纯粹写景,而是词人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相契合的产物。它引发作者心灵痛苦的解脱和心灵矛盾的超越,象征着词人追求的宁静安谧的理想境界,接着以“小舟”两句,自是顺理成章。苏轼政治上受到了沉痛打击之后,思想上几度变化,由入世转向出世,追求一种精神自由,超乎自然的人生理想。他复杂的人生观中,由于杂有某些老庄思想,因而痛苦的逆境中形成了旷达不韣的性格,“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这余韵深长的歇拍,表达出词人潇洒旷达襟怀,和他不满世俗、向往自由的心声。 
   苏轼虽然深切地感受到人生如梦,但并未因此而否定人生,而是力求自我超越,始终保持这顽强、乐观的信念和超越自适的人生态度。 
   三、大丈夫柔情的一面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千行泪。料得年年断肠处:明夜月,短松岗。”(《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梦话》) 
   正月二十日这天夜里,他梦见了爱妻王弗,便写下了这首悼念词。苏轼的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实际上。词中记梦境的只有下片的五句,其他都是真挚朴素,沉痛感人的抒情文字。“十年生死两茫茫”生死相隔,死者对人世是茫然无知的。而活着的人对逝者呢,不也同样吗?恩爱夫妻,一朝永诀,转瞬十年了。“不思量、自难忘”人虽云之,而过去美好的情景“自难忘”呵!王弗逝世十年了,想当初年方十六岁的王弗嫁给了十九岁的苏轼,少年夫妻深义重自不必说,更难得她蕙质兰心,明事理。 
   这十年,东坡因反对王安石变法,颇受压制,到密州后,又忙于处理政务,生居困苦,他又怎能“不思量”那聪慧明理的贤内助呢。作者将“不思量”与“自难忘”并举,利用这两组看似矛盾的心态之间的强力,真实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内心的情感。年年月月,朝朝暮暮,虽然不是经常思念,但也时刻未曾忘却!或许正是出于对爱妻王弗的深刻思想,东坡聚续了王弗的堂妹王润之,据说此女颇有其堂姐的风韵。十年忌辰,触动人心的日子里,往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的感情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难以渴正。“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想到爱妻年华早逝,远隔千里,无处可以话凄凉,说沉痛。其实即便坟墓近在身边,隔着生死,就能话凄凉了吗?这是抹杀了生死界线的痴话、情语、格外感人。“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三个长短句,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这时他才四十岁,已经“鬓如霜”了,她辞别人世已经十年了,“纵使相逢”恐怕也认不出我了。这个不可能的假设,感情深深悲痛,表达了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也寄寓了自己的自世之感。我们说王弗可以含笑九泉了,这位能让大文豪苏轼,不思量,自难忘,年年断肠处的女人。这番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让我们看到苏轼的另一面——大丈夫柔情的一面。 
   四、兄弟情深 
   大家都知道苏轼和他父亲苏洵和他弟弟苏辙被称为“三苏”。他跟弟弟之间的情感也是很深的,用一首诗来论述: 
   “人生到处知何从?应是飞鸿踏雪泥。 
     泥上藕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赛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 
   在这首诗之前。子由写了一首诗题为:《怀渑池寄子儋兄》。苏轼和了这首诗。就一个人来说,或许是为了谋生,或是为了读书、应举、做官、东奔西走,像什么呢?像一只鸿雁,那鸿雁或是到南方过冬,或是回北方生养,来来去去。脚不踏在雪泥之上,无非偶然留下指爪的痕迹,转眼他又飞走了;至于那留下的痕迹它哪能记着呀;何况,痕迹又是很快会消失的。这一段带有哲理性的议论,苏轼把这段议论用四句诗概括起来,形象生动,记忆深沉,因此很快就传扬开来了。此后“雪泥鸿爪”便成了惯用的成语。下面四句是应和弟弟诗中的怀旧之情。“老僧已死成新塔,怀壁无由见旧题”苏轼二兄弟从前在渑池县的僧寺中投诉,又写了诗题在墙上。但如今老和尚死了,只剩下新建的埋葬骨灰的塔;至于当日题的诗句,也因为墙壁损坏,再也找不到了。可见人的一生,偶然留下痕迹,随时变灭,也是一种自然规律,是没有必要过分去怀念的。最后,苏轼提起一件事,又可以看清他的人生态度。他说,弟弟,你还记得吗?那一年,我和你路过崤山,在二陵之间颠颠簸簸的走着,不料骑的马累死了,只好改成了驴子。那是路又长,人又乏,那跋驴子不停地叫着。这种情景,你可还记得?仔细看来,这两句其实不是怀旧,而是希望弟弟珍惜现在,开拓将来。内里的潜台词是这样:从前我兄弟二人经历不少艰难困苦,如今彼此都中了进士,前途光明,同往日大不相同了。那些往事何必去怀念它,即使是怀念,也无非要鞭策自己奋发向前罢了(《宋史.苏轼传》)。 
   赞美苏轼兄弟的情谊说:“患难之中,友爱弥筹,无少怨尤,近古罕见。”他们兄弟一生写了很多抒发手足之情的著名诗篇。 
   五、结束语 
   苏轼是我国古代文人中历经磨难最多的一位集大成者,他的一生执中持平,则正不阿,虽屡遭贬谪,而处之泰然。面对生命中的一切遭遇,能微笑尽量微笑,能哭泣尽量哭泣,坚决的模棱两可,或者坚决模棱两可。这就是苏东坡。当然,作为人文的苏轼,有世俗生活的烙印,生命就是从世俗走向世俗,然后在不自觉当中升华,这升华的一部分就是精神敲打黑暗,理念敲打世俗的折射。苏轼的自我生态观:生命无论走向那里,也无论富贵贫穷,都不值得高兴或者悲哀。生命有限,主要是过程,而不是结局,作为我们自己,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灵魂。他的这种自我生态观也引起后世正直文人的同情和钦仰。由于他的思想复杂性和文艺上的多方面成就,他在后人的影响也是頗为广泛而深远的。 
     
参考文献: 
[1]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2]苏轼.苏东坡全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6 
[3]二十五史.宋史.列传第九十七(简体标点本)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0 
[4]苏轼.苏东坡诗集[M]王文诰辑注,孔凡礼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2 
[5]黄笃书.千古奇才:苏东坡全传[M].台北.国际村文库书店,1995 
[6]范军.苏东坡的人生哲学:旷达人生[M]台北:扬智文化出版社,1994. 
上一条: 论李商隐女性化创作机制
下一条: 没有了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