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影视文学 >> 显微摄影师的微观世界
显微摄影师的微观世界
/谷雨
  雪花、沙粒、雾霾、油、盐、酱、醋……在我们用肉眼无法观察到的微观世界,你能想象它们被放大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几千倍后,居然可以变成美丽的风景吗?沙粒像宝石般通透晶莹,蝴蝶翅膀上的鳞片像花瓣一样绽放,就连电池的漏液也好像一幅幅绚丽的名家画作……这些都是显微摄影师张超通过显微镜看到的微观世界。
  张超拍摄了一系列的显微照片,带领大家去看身边的“小世界”,并先后获得了国内外显微摄影大赛的一等奖、大师奖等。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可以成为他眼中的艺术品,他扛着一台显微镜,看遍了尘世间最平凡却细腻美好的事物。
  从光年到微米
  张超曾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天文台工作。他日常的工作就是用一台大型望远镜观察遥远的星空,面对浩瀚宇宙,他一张一张地拍摄,一拍就是半年。
  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星空摄影趣味横生,为了拍出具有冲击力的照片,也为了满足自己的科学探索欲,他像很多星空摄影爱好者一样,闲暇时去拍星空、拍极光。
  可是满世界地跑来跑去,兜了一大圈他才发现,最美的风景不仅仅在无尽的穹宇,也存在于身边的细小事物中。第一次在显微镜下看东西,人往往会感到震撼,因为你会看到一个与你日常印象中全然不同的世界。张超记得第一次在显微镜下看东西,看到的是一位研究海洋浮游生物的科学家从钓鱼岛海域取来的海水的水样。显微镜下的世界让他很惊讶:一小管看起来透明的海水,在显微镜下竟然有那么多生物存在,而且那些生物的形态和结构丝毫不比我们日常所见的海洋生物简单:那是一些袖珍版的鱼鳖虾蟹。张超琢磨着如何才能把这些用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拍摄出来。
  于是,在工作之余,张超把镜头从远至光年之外的陨石和星空,转移到了近在身边且小到微米量级的雪花和沙粒等物体上。
  显微拍摄是通过连接显微镜与摄影装置,去拍摄用肉眼无法看清的标本。原理看似简单,但是要拍出一张完美的显微摄影照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面大有学问。
  我们看到的显微摄影照片,往往是通过处理相机,把相机调整到最佳状态拍摄下来的。用相机拍摄时需要设置光圈、速度、感光度,同时换装各种镜头,添加各种滤片。每换一次镜头和滤片,显微镜下的世界就为之一变,所以,每张照片的拍摄效果都不同。其中最关键的还在于用光的技术,它决定了画面是否让人赏心悦目。
  比如拍雪花,就对光源及时间要求很高。张超一度对拍雪花非常狂热,但这是一件比较苦的差事,他必须在特别冷的地方观察雪花,在野外用一台高倍显微镜,把相机接在显微镜上,放到户外充分冷冻。后来,他尝试改用更小的显微镜或者金属显微镜,将光源换成冷光源,以便尽可能地降低周围的温度,拖延雪花融化的时间。
  为了拍“鹅毛大雪”,他的车停在天山里五六个小时不能动弹;他在东北牡丹江的“雪乡”顶着零下23℃的气温作业,身上穿了两条秋裤、两条毛裤、两件秋衣、两件毛衣、两件羽绒服,甚至在脸上贴了7个暖贴,却都不管用。所幸,他拍到了他见过的最漂亮、最大的一片雪花,但那还只是个分支,如果它是完整的话,直径将超过两厘米。他和妻子曾经去吉林、新疆等地“追雪”,只要雪在下,他就不会提前收工,为了拍出最好看的雪花,他一拍就是一个晚上。在吉林的时候,他在雪地里工作最长超过10个小时。最终,他收获了50多张较为精美的雪花照片。对于张超来说,越难做到的事,成功后他就越有成就感。
  你有没有真正认识一粒沙
  没有雪的时候,张超喜欢去尝试拍各种各样的题材。从接触显微摄影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时间了,但他从来不会感到腻烦。张超说:“这是因为显微摄影题材非常广泛,像雪花、种子等,都是有收集价值的东西。”后来他发现,生活中我们忽略掉但实际上很美的东西太多了,根本就收集不完。
  比如沙子。常人可能很难理解,觉得沙子有什么好拍的,但很少有人想到夏威夷海滩与塞班岛海滩的沙子有何不同,也没有人注意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巴丹吉林沙漠的沙子有何不同……在显微镜下,它们的组成成分的确不同。
  沙子看似不起眼,实则可能蕴含着一个地区环境、气候、生物类群等方面的信息。从夏威夷岛海边的细沙中可以找到很多有意思的物质,显微摄影清晰地显示了它们的成分,比如各种热带海域软体动物的外壳残骸,与火山喷发有关的橄榄石与黑曜石。这些来历不同的碎屑组合在一起,它们被海水打磨得形态各异。
  塞班岛是一个由珊瑚礁构成的岛屿,但是在海边的沙滩上,细沙中的成分却不仅仅是珊瑚和针状的海绵骨骼,其中数量更庞大的是古老的海洋生物——有孔虫。有孔虫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5亿多年,它们的体表分泌有钙质或硅质的壳,壳的形态宛若天上的星星。塞班岛上的这些“星星”沙,颗粒大小为1毫米至5毫米。在显微镜下你可以看到沙中有大量有孔虫,很美丽。
  张超说:“用肉眼在显微镜下看沙子很震撼。来自吐鲁番地区一处沙漠中的沙粒,是我目前拍到的最小的沙粒,跟花粉的大小一样。太小了,我想用针拨一拨都不成,一拨就沾在针尖上了。”有照片为证,那些花粉般大小的沙粒,在照片中圆润如珍珠。
  朋友们知道张超的爱好后,每次去各地游玩时都给他捎带一些沙子样本回来,几年下来已装满了120多个小玻璃瓶。他也会在闲暇时,从玻璃瓶里倒出一小堆沙子样本,用针挑选出有特色的沙粒。虽然过程有些费时,但在显微镜下观看沙粒就像是看一场微型的展览。这一切让他沉醉,显微镜下的世界已颠覆了他过去的一些认知。
  多年下来,张超渐渐玩出了名气,他拍摄的显微作品登上了《中国国家地理》《博物》《大众摄影》《摄影世界》等杂志。他参加过“全国显微摄影大赛”,获过两次一等奖、一次大师奖;在国外的“小世界”和“生物视界”等显微摄影赛中,张超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油、盐、酱、醋皆是作品
  张超由“显微”到知名,是在2015年春天。那时北京的雾霾很严重,天空灰蒙蒙的,走在街上,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朋友提议要不要试试拍下雾霾是什么样的,不想这一提议,却被张超放在了心上。
  20153月底,他在8楼的天台上搭好架子,放置上一块实验室里常用的载玻片,从上午8点开始将它暴露在空气中,等待12小时,收集落灰样本,再把样本带回实验室,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直到将其放大了1000倍,才清晰地看到雾霾的样子。雾霾包含了矿物质、动物皮毛、昆虫的碎片、种子和燃烧后的粉尘等物质,还有一些很难辨别的物质。虽然雾霾的成分很复杂,一直处于变化之中,但是有一样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早春的雾霾中含有花粉颗粒,张超在拍摄的每个载片上能看到10个花粉颗粒。这也部分解释了早春时的雾霾会时常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原因。
  他把拍摄到的显微镜下的北京雾霾照片放到微博上,立即引起了网友的疯传,他也在一夜之间成了网络名人。对此,张超多少感到一些意外,因为雾霾照片其实只是他的显微摄影作品中很小的一部分。
  很多人想不到,厨房里的油、盐、酱、醋也是张超镜头下的作品。张超说,关注到厨房很正常,因为那是他和妻子一起做菜的地方,洋溢着爱的味道。妻子也是天文系出身,在工作和业余兴趣爱好上对张超都非常支持,一直伴其左右。他们还喜欢一起拍云,并和朋友合出了《云与大气现象》一书,书中云朵的图片有一半是张超拍的,还有一部分是妻子的作品。
  他们喜欢从生活中寻找乐趣,厨房里的日常调味品在显微镜下也能呈现不同的一面,特别是酱油的结晶体形状多样,非常有意思。有时候做完饭菜,他们就开始探索厨房里的“艺术品”,后来拍摄的“厨房晶体”系列显微作品,同样发表在许多专业杂志和科普报纸上。
  张超说:“显微摄影是很好玩的事情,因为它是一种收集,人们可以享受用相机去收集的乐趣;显微摄影还是一种发现,当你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东西,那种感觉非常奇妙;显微摄影还是一种偶遇,只要坚持,就一定会遇到惊喜。”所以,无论何时,张超的包里都会有一台相机。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