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现当代文学 >> 庄西西的初恋
庄西西的初恋
/潘向莹
  1
  庄西西29岁生日那天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她妈从头到尾都黑着一张脸,连蜡烛都没等庄西西吹完就没好气地说:“你快给自己许个愿吧!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庄西西一脸错愕,鼓着腮帮子正准备全力吹蜡烛的劲儿还保持着,听见这句话突然吐不出气了。她觉得此刻自己就像电饭煲盖上的一溜水蒸气,十分尴尬地被揭开了锅。
  于是庄西西当着她亲爹亲妈的面,气鼓鼓地吹灭蜡烛,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卖到下午还剩下的烂白菜,赌气一般地说:“你们放心,两个月内我一定把男朋友带回来给你们看!”
  这样的誓言一出口,显然震住了她的爹妈,庄西西倍感神清气爽。但没一会儿便开始后悔夸下海口,29岁的大龄女青年庄西西,恋爱经历为零,说出去估计都没人肯信。
  仓促地吃完饭和蛋糕,庄西西逃一般地躲回房间,躺在床上刷朋友圈,看见季扬刚发的动态,他回国了。
  庄西西盯着朋友圈季扬的定位,还热乎着,像一粒粒滚烫的刚刚烤熟的面包屑,从遥远的太平洋飞回来,飞到庄西西身边,成为填满她心中奶油蛋糕缺口的补丁。
  2
  庄西西快30了,也没谈过一次恋爱,她只是暗恋季扬很多年。从中学开始,季扬就是她心中永垂不朽的男神。只可惜季扬身边的女伴从来都是庄西西的闺蜜团成员,多么尴尬啊,从高中时期的班花,到季扬读研时和庄西西好朋友在一起,朋友圈情侣头像频繁秀恩爱,庄西西只好打碎了表白往肚里咽。
  庄西西想,再等等吧,等季扬和她分手。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季扬在出国前和M分了手,念完书回国。
  庄西西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找机会向季扬表白。
  只不过在这之前,她需要为她那句誓言负责,去赴一场老妈给她介绍的相亲。
  “你可得好好表现,对方是个医生。”庄西西妈拉着庄西西的双手,美滋滋地说道。
  “不会是妇科医生吧?”庄西西头皮发麻。
  “牙科!牙科医生多好啊,不脏,不累,赚得还多。”她妈一脸眉飞色舞的样子。
  相亲的地点定在市区一家火锅店。相亲相在热辣的火锅店显然是庄西西的主意,她告诉她妈,她坚决不去咖啡厅,又贵又吃不饱,还不自在。
  像现在这样多好,庄西西坐在靠窗的位置,守著一只巨大的锅,不亦乐乎地在菜单上打钩。林医生到的时候,庄西西已经把菜点好了。
  “你是庄西西吗?”林医生穿了一身休闲装,头发理得很清爽,眉毛浓黑,鼻梁高挺,挺帅的。
  庄西西没想到她妈给她约的还是一帅哥,她连照片都没看就来相亲了。
  “我是我是。”庄西西站起来,下意识地伸出手。
  林医生笑了,握住那只手,然后淡定地坐下。
  “路上有点堵车,我来晚了,抱歉。”林医生脱下外套说。服务员端着托盘来上菜,庄西西赶忙说:“没事没事,刚好可以吃上。”
  肥牛下锅,翻滚在辣油里,林医生透着升腾的热气,开始打量庄西西。
  他也是被逼来相亲,固执地没穿西装。林医生讨厌任何假装正式的场合,当他得知相亲约在火锅店时,眉毛还上扬了一下。
  他和庄西西一样连照片都没看就来了,完全是找桌号对号入座。他第一次见到像庄西西这样的女人,快30岁了还穿着件小熊卫衣,头发未染未烫,柔顺地披在肩膀上。她有一双大眼睛,瞳仁很黑,像两粒桂圆籽,脸蛋圆圆的,绝对不是美女那一列的,但是很特别。
  林医生长得硬朗帅气,身边从来不乏女伴,大大小小谈过五六次恋爱,V脸女神、小巧萌妹都不在话下。但庄西西,哪个行列也不算,就像一棵早晨刚摘出来,还带着露珠的小白菜。
  想到这,林医生忍不住笑出声。此时庄西西正举着筷子在红油里捞肉,听见诡异的笑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顿住了。
  “咳,没事,你吃,你吃。”林医生握着杯子喝水。
  庄西西更下不了手了,半天憋出一句无厘头:“我是被逼来相亲的。”
  林医生耸耸肩:“我也是啊。”
  庄西西眯着眼打量他:“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医生。”
  嘿,林医生乐了:“我看你也不像30岁的人。”
  庄西西扔掉手中的筷子,怒:“我29。”
  这人真的不会说话,初次见面就调侃女生年龄,庄西西愤愤地想,加快吃肉的速度,好尽快结束相亲。不论对方有多帅,也帅不过季扬。只要一想到季扬,庄西西觉得自己就像桌上的那盘甜心南瓜,满心都是温暖的酱汁。
  “加个微信吧。”林医生随意地说道,把自己的二维码横在了庄西西眼前。
  3
  “怎么样?”回到家,庄西西还在玄关脱鞋,她妈就跑过来问。
  “挺帅的啊。”庄西西含糊着回答。
  “那是啊!条件还好,重点是人家看上你没有?”庄西西妈显得有些担忧。
  每次都是这样,从小到大,庄西西都是乏善可陈的女同学,成绩中下游,长相中下游,不会说话,不懂人情世故,每天被她妈担忧。好不容易熬到工作,她妈又开始担忧她嫁不出去。
  庄西西气鼓鼓地将鞋扔在地上朝卧室走去,大声地说:“林医生主动加我微信,还约我看电影。”
  不用转身,都能想象得到庄西西妈一脸惊喜的模样。为了这个大龄剩女,她也是操碎了心。庄西西想,就让她高兴高兴吧,等到她把季扬追到手,一定让她妈真的欢天喜地。
  庄西西打开朋友圈,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发的一条动态被季扬评论了。
  那条朋友圈是庄西西随手拍了张最近在看的东野圭吾的小说,故作文艺地附了一句“窗前流水枕前书”。
  季扬评论:我也很喜欢这本书。
  庄西西抚着胸口,隔着厚厚的小熊卫衣,也能感受到剧烈的心跳。
  季扬很少评论她的朋友圈,也许因为他在国外两年没见,这两年间,他们几乎没有说过话。
庄西西小心翼翼地点开季扬的微信头像:“你也喜欢东野圭吾的书吗?”
  “嗯,之前断断续续看过几本。”季扬回复得很快。
  “这本,你看过吗?”庄西西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他。
  “没有,好看么?”
  “嗯,我还没有看,不过我可以先借给你。”
  庄西西用这么奇葩的方式约季扬见面了。季扬说刚刚回国,正好想请她吃个饭,让她挑地方。这一次,庄西西不敢挑火锅,手指在大众点评排行榜上滑来滑去,选了一家西餐厅。
  和季扬见面,这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庄西西觉得自己就像坐上了时光机,一下子回到了中学时代。她想起季扬篮球比赛时的样子,她和季扬当时的女朋友许橙,也是庄西西的闺蜜,围在边上给他加油。她也记得季扬在赛场上摔了一跤,手臂蹭破了皮,磨出血丝,她看得心里一揪,手上捏着瓶没开瓶的矿泉水。
  等到季扬下场,许橙立马跑过去将手上的水递给他,季扬扫了一眼庄西西,眼睛亮晶晶的没说话,一仰头就灌了下去。
  庄西西的手指摩挲着瓶盖,她看着许橙用纸巾小心处理季扬手臂上的伤口,她的加油,她的担心,和她对季扬的喜欢一并咽了下去。
  庄西西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她坚决不插足别人的感情,何况对方每次都是她的闺蜜。
  庄西西刚刚成功约到季扬,林医生就跳进了对话框。
  “到家了么?”
  “嗯,早就到了。”庄西西漫不经心地回复,心思全在季扬身上。
  “你们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影院,这周末有空么?”庄西西看着那行小字,心想怎么刚刚对她妈随口扯的谎这么快就一语成谶。
  “周末我约了人吃饭。”
  4
  林医生回到家,脱掉深灰色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闻见自己衣领上的火锅味,又将外套拎起丢进洗衣机,作为一个医生,他有轻微的洁癖。
  给自己冲了杯咖啡,他打开微信看庄西西的朋友圈,没有自拍和美食,只是偶尔晒书和电影。一点也不像个30岁的都市女性,这是林医生对她的第一印象。
  30岁的女人不会在初次相亲时一脸专心致志地对着一只鍋,一股脑地把一盘子肉下进去,然后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
  30岁的女人也不会因为一句年龄的调侃愤怒地扔下筷子,那气鼓鼓的样子就像一只胖胖的气球。
  林医生想起庄西西被热气濡湿的眼睫毛,被辣椒辣得红红的嘴唇,未施粉黛的脸蛋,不由自主地想再见她一次。
  他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打字,等着庄西西的答复,结果却被一口拒绝。
  林医生有些惊讶,他难以看出庄西西在饭桌上对他的态度,毕竟她的心思都在吃上。但是,作为一个久经情场的战士,庄西西显然不是林医生的菜,但被一棵小白菜拒绝还是让他有些沮丧。
  庄西西躺在床上,调好明天的闹铃。她对自己说,这几天每晚的睡前功课就是打好腹稿,周六跟季扬好好对话。
  5
  周六一早,庄西西毫无睡意,起来翻箱倒柜地找裙子穿。刚刚准备出门买菜的妈妈见状不由得眉开眼笑,她女儿都多少年没主动穿裙子了,看来和林医生真的有戏。
  11月的南方白天还不是特别冷,庄西西穿了件去年生日时她妈给买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件呢子大衣,踩了高跟鞋光腿出门。
  坐在出租车上,庄西西检查自己的妆容,她很少化妆,30岁了还不会用眼线笔和眼影,只会简单的底妆加睫毛膏。但是庄西西皮肤白,眼睛也大,稍微一打扮还是很嫩,她合上小镜子,开始紧张。
  找到那家西餐厅,季扬已经到了。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翻菜单。庄西西大老远就认出了季扬,他穿着一件卡其色的羊绒衫,领口露出格纹衬衫。
  刷微博的时候,庄西西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以前喜欢过的人,以后越长越丑。当时她就嗤之以鼻,季扬绝对是个例外。从中学起他就是全年级女生的男神,几年过去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不过是增添了几分成熟的光彩。
  她抬头挺胸,尽量让自己显得优雅。
  “来了,坐。”季扬站起身,走过来帮她拉椅子。这一微小的举动也让庄西西心动不已,季扬真的细心又温柔。
  “好久没见你了,以后就在国内工作了么?”庄西西问了最关心的问题。
  “嗯,是呀。”季扬把菜单递给庄西西,“你看看你想吃点什么。”
  “和你一样就行。”庄西西微微一笑,嘴角扬起45度。她记得电视剧里优雅的女主角在点菜时就不看菜单,直接说和你一样。
  “真是女大十八变,你越来越好看了。”季扬喝了口咖啡,夸赞道。
  庄西西害羞地低了头,被暗恋十几年的男神称赞,恐怕只会在梦里出现吧。于是她偷偷在桌子底下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还好不是梦。
  “你也喜欢看东野圭吾的书啊。”庄西西从包里掏出一本书,递给季扬。
  “构思精巧,不会很俗套。”服务员来上牛排,季扬娴熟地开始切,然后推给庄西西。
  “啊,谢谢。”庄西西看着盘子里被切得大小适中的牛肉,心中荡漾着少女情怀。
  季扬笑了一下。庄西西注意到他露出了一颗小虎牙。和中学时一样,他每次在课上回答问题之后都会这样笑一下。那时的庄西西一手托着脑袋一手转着笔,就那么专注地看着季扬。她熟悉他的每一个细小举动,包括他思考时转笔的姿势、生气时抿嘴的样子、开心时微笑的弧度。他喜欢食堂的糖醋鱼,在篮球课和男生组队打篮球,也会为了一个物理竞赛熬通宵,第二天打着哈欠趴在桌上。
  庄西西想,即便是许橙,也不可能这样熟悉他,熟悉他每分每秒的心情,熟悉他的喜好,熟悉他的一点一滴。
  “看到朋友圈的动态,好像有不少我们班的同学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季扬边切牛排边打趣道。
 “是啊。”庄西西点头,这两年送出去的红包不知道有多少。
  “那你呢?应该也快了吧?”季扬问。
  庄西西愣住。的确,30岁的姑娘,还不是事业型的女强人,有什么理由一直拖到现在还不结婚。
  她摇摇头,勺子在杯中搅动:“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6
  本来想约庄西西看电影的林医生,被拒绝了只好独自驾车买票去看。明明家附近就有电影院,也明知道周六庄西西不可能去公司,他还是买了庄西西公司附近新开影院的票。
  结果就在找地方停车时看见街边窗户里面的庄西西。
  她化了妆,头发也用一个小巧的夹子挽起,窗户外倒映出她并不算尖的下巴,她微微低头,慢悠悠地往嘴里送着食物,和那日晚上火锅店里的大快朵颐大相径庭。
  她对面坐着一个男人,两人正交谈甚欢,庄西西不时露出羞涩的模样。
  不知为何,林医生心里有点堵。拒绝和他看电影的庄西西,此刻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他没了看电影的心情,低头给她发微信。
  和季扬的聊天是小心而谨慎的。他们隔着餐桌坐着,聊起学生时代的往事,就像一块平铺在桌的布,用两根手指拿捏起一点点,整块布就动了起来。
  吃到差不多时,季扬抬手看表,说他下午有个会。
  季扬漂洋过海回国,一回国就进了名企,成为货真价实的金领。
  庄西西绞着手指问他:“下次能换我请你吃饭么?”
  “好啊。”季扬笑了。
  7
  和季扬一起走出店门,然后告别,庄西西这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起手机看见林医生的微信。
  “我在中山路的西餐厅外面看见你了。”
  庄西西停住脚步,上下左右看了一遍,看见林医生从左边走过来。
  林医生止不住地笑她:“你还往上看,我还能从天上飞下来么?”
  “天上掉下个猪八戒。”庄西西小声嘀咕。
  “嗯?”林医生没听清。
  “啊,没什么。你怎么在这儿?”
  “看电影啊,你不是没空么,我就一个人来了。”
  庄西西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林医生,怎么看也是个撩妹高手,不像约不到人看电影的那款。
  “所以你现在吃完了?接下來准备去哪儿?”
  庄西西吸吸鼻子,冷冷的风拍在脸上格外冰爽:“我就想沿着马路走走。”
  他俩沿着马路走着,林医生没问坐她对面的男人是谁,庄西西反倒自己开了口。
  “如果有姑娘给你们男人表白,你们会接受么?”
  “怎么,你要给刚才那个人表白?”林医生看着她。
  庄西西咬着嘴唇不说话。
  “看情况。如果自己对那个姑娘也有点意思,那就会接受。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款,那就看姑娘的诚意了。”
  “所以说,就算开始没有喜欢,但是如果姑娘诚意十足,也是有可能被打动的?”
  “庄西西,”林医生盯着她的眼睫毛,“你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
  8
  两人坐在露天烧烤摊。大冬天的,风刮得死去活来,变态的是,庄西西和林医生都格外喜欢这种感觉,搓着手抖着腿坐在塑料凳上,等着烤鱼和扇贝。
  “喝点啤酒吗?”林医生问。
  “喝点儿。”
  下午在马路上,庄西西告诉了林医生她长达十多年的暗恋史,活脱脱一场看不见尽头的马拉松。
  原来庄西西是这样的姑娘。30岁了还没谈过一场恋爱,他突然理解了她的小熊卫衣和自尊心,在遇到庄西西以前,林医生完全不相信世界上还存在这样的姑娘。
  她是一点也不懂收入与支出要成正比才能良性地生活。
  林医生决定帮帮她,也算是帮帮自己。他听了庄西西约季扬的理由差点喷出一口啤酒:“庄西西,你的撩汉技能简直为负。”
  庄西西把筷子插进烤鱼的身子:“那你教教我呗。”
  “你请我吃饭,我就教你。”
  “你这不是正吃着么?”庄西西抬起眼皮,眼睛亮晶晶的。
  冬天的夜晚黑得很快,周围坐满了来吃烧烤的人,划拳声、劝酒声此起彼伏。
  庄西西疑惑道:“你不是医生么,怎么也不嫌这里不卫生?”
  “我也不知道,”林医生偏着头,“就像你明明不是我的菜,我却有一点心动了。”
  “嗯?”醉意上头,庄西西没听清。
  “走,我送你回家。吃饱了吧?”
  因为喝了酒,林医生叫了代驾。坐上温暖的后座,林医生说:“你准备什么时候跟他表白?”
  “下次约他出来吃饭,我一定要表白!”庄西西握着拳。
  “不要傻乎乎地告诉他你这么多年没谈恋爱都是因为他,要保留一点高傲,这样就算他答应了以后也不会轻视你。”林医生叹息道。
  “嗯。”庄西西含糊道。
  “还有,你爸妈不是给了你两个月的期限么?如果在两个月内你没追到他,我就开始放手追你了。”林医生认真地看着她。
  风度翩翩的林医生从来不允许自己是电视剧里那种经典备胎,他不会像庄西西一样傻傻地原地等待十年,他想要的就会努力去争取。
  朦朦胧胧中,庄西西只听见最后这句话,心中突然清醒。
  9
  庄西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在临近30岁这一年,迎来巅峰。
  读书时基本没有人追过庄西西,因为她太沉静了,连走路都是低着头,也不懂打扮。
  而现在,英俊帅气的林医生,竟然会喜欢她。
  虽然她是个一根筋的人,只想着怎么才能靠近季扬一点点,怎样表白才能让他不反感并且接受。
庄西西坚持每天睡前跟季扬说晚安,雷打不动的十点半,像分针一样精力充沛、精准地走动。
  庄西西精心筹备了大半个月,每晚锁上厕所门,对着镜子练习一遍对季扬的表白,害得她妈以为她每晚便秘。
  终于有一天,季扬表示自己看完了那本书,庄西西马上接着说那我正好请你吃饭。
  前一天中午,庄西西激动地给林医生发微信:“我终于要跟他表白了!”
  林医生刚看完一口牙,脑中还浮现着蛀牙、血丝,看见这条消息,心中像被打翻了一瓶醋。
  庄西西约季扬还在上次那家西餐厅。她和季扬差不多是同时到的,她在心里给自己鼓气,那些早该在中学时代就说的话,过了十多年终于可以说出口。
  坐下来没说两句,庄西西清咳两声,正准备开始说表白的铺垫,季扬看了眼手机,突然说许橙也来。
  庄西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你和许橙也好久没见了吧。那天她说也想找个时间一块儿聚聚。”季扬露出虎牙笑着说。
  庄西西机械地点头。满心欢喜变成了一地鸡毛。
  许橙来了,高中时期的班花,29了还是优雅美丽。她一屁股坐在季扬旁边的椅子上,夸张地抱住庄西西,庄西西闻着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快要窒息。
  庄西西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人,很般配。
  她将咖啡咽下肚,一如当年,在篮球场上,她也是像现在这样,把对季扬的喜欢生生咽下。
  那顿饭吃得心力交瘁。庄西西借口有事,牛排吃了一半就跑去结账,说以此弥补自己提前走。
  晃荡着走出门,外面在下雨,庄西西没带伞,就这么一头扎进雨里。冰冷的雨水流进她的衣领,浸湿她的头发,她拎着包,就这么走着。庄西西唯一喜欢的运动就是走路,她觉得慢悠悠地走着,总能想清楚很多事。
  季扬谈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是庄西西高中时期的闺蜜许橙,一个是庄西西大学时期的好朋友M。庄西西总是告诉自己,再等等吧,等他分手,自己再表白。
  而现在,兜兜转转这么些年,却盼来了季扬和初恋许橙的复合。
  太乱了。庄西西心想,下一秒脚下一滑,雨水模糊视线,被一辆三轮车给撞了。骑三轮车的是个老大爷,拖着一车的菜急着跑回家避雨。老大爷忙下来问庄西西有没有事,就看见庄西西哭得一脸鼻涕一脸泪的。
  庄西西摆摆手说:“我没事,您回去吧。”
  她坐在地上,当时觉得没多大事,过了一会儿脚就疼得站不起来了。
  庄西西坐在马路边,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溅了一身泥,还是哭得不能自已。这么狼狈的时刻,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拨通林医生的电话号码。
  林医生接起,问道:“表白成功了么?”
  庄西西问:“你现在在做人命攸关的手术么?”
  林医生哭笑不得:“我是牙科医生。”他听见电话里嘈杂的雨声和汽车鸣笛声,还有庄西西难以掩饰的哭腔,立马问道:“你在哪?”
  庄西西永远不能清楚地说出自己所在的位置,每次打优步都会被司机鄙视没有方向感,压根分不清东南西北。可是林医生没一会儿就找到了她。
  他看见坐在马路边的庄西西,她全身湿透,衣服上都是泥点,却毫不在意地自顾自哭着。
  林医生撑着伞出来,看见庄西西的小腿被割破还流着血。他立刻把伞扔了,一把将庄西西抱起来。
  庄西西像一只小狗一样把頭埋在他的肩膀里,情绪里还有些害羞。
  “我连表白的话都还没说出口,他就和初恋复合了。”雨水和泪水沾在庄西西的眼睫毛上,怎么也过滤不掉。
  “庄西西,除了暗恋,你值得谈一场更好的恋爱。”林医生一字一顿地告诉她。
  10
  大龄女青年庄西西说自己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她花了13年费心费力喜欢的人,连她喜欢他都不知道。
  坐在医院走廊里,林医生拿着棉花球和纱布给她处理伤口。
  庄西西偏着头问:“你不是牙科医生么?”
  但她还是被感动到了,她看着林医生专注的侧脸,就在那一瞬间,庄西西决心好好爱他。
  我们都想和第一眼就喜欢上的那个男同学一生一世。只是人生不是电视剧,不可能按照敲定的剧本生活。
  爱情也没有道理可讲,庄西西没后悔过喜欢季扬13年,她只是遗憾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遇见林医生。
  那些一见钟情,也有可能会是一眼误终生。
然而幸好,庄西西在30岁来临以前,迎来了自己的初恋。
摘自《文苑》
上一条: 没有了
下一条: 我的母亲章含之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