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现当代文学 >> 女神的男闺蜜
女神的男闺蜜
刘祖光/文
大家都觉得,贾永楠变成gay,是一件非常奇幻的事儿。尤其是对于舍友罗念东来说,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两人都在上海一所大学读书。刚到大学时,贾永楠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儿,罗念东则略微胖些,一来学校他就嫌弃校园网网速差,自己出钱拉了一条200M的宽带。这让贾永楠大吃一惊,因为罗念东爸爸跟他爸此前在一个厂里,都曾经是下岗职工,那时两人还只四、五岁,在厂办幼儿园都没毕业呢,但对清苦的日子都有所记忆。下岗不久,罗念东家卖了厂里分的小二居房子搬走了,十几年过去,罗念东居然成“富二代”了。
贾永楠对罗家致富之路很感兴趣,罗念东解释得很直白:拆迁呗!原来,罗念东是个“拆二代”。贾永楠回到家问他爸妈拆迁的事儿,他们家住在一条老弄堂里,虽然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房子挺值钱的,可家里就这么一套小房子,卖了住哪儿去?多高的房价对他们一家来说都无济于事,即便拆迁了还得添些钱才能买新房子呢。贾永楠妈妈很发愁:家里就这么五六十平米,儿子将来谈朋友了,女孩子一看这住房条件,肯定要头也不回地走人的。
贾永楠笑着说:没事儿,大不了我不娶媳妇了!
大一那年的 “十一”七天假,贾永楠居然找了份演戏的工作。很多都市戏为了所谓的“时尚感”选择在上海拍,贾永楠就在一个都市剧里做群演,一天一百,盒饭管饱。罗念东一听,特别感兴趣,扔下网游跟贾永楠一起去了剧组。当时,群演挺多,而且还有上戏表演系的学生。罗念东到剧组后眼睛就不够使了,在上戏的女生中踅摸,踅摸来踅摸去,就定格在陈颖慧身上了。
陈颖慧也是大一新生,在剧里演女二的乡下亲戚,打扮得那叫一个土鳖。陈颖慧很珍惜这个机会,整天都不带卸妆的,出出进进就那么一身土气衣衫。人靠衣装这话不假,再漂亮的女孩,穿得土土的故意把自己化丑,也很难让人看出美来。可罗念东却认准她了,凑在她跟前套近乎,给她送水送饭,她戒备心很强,根本不领情。贾永楠劝罗念东省省,人家将来是要做明星的,根本不会瞧得上他。罗念东说,那也比你跟那吴鲜肉腻歪强。
罗念东说的吴鲜肉是一个吴姓男演员,是最新崛起的新星,处在刚刚互联网炒作阶段,半红未红之时。贾永楠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吴演员身边晃悠,帮他跑个腿,搬个休息椅,给他满场跑找充电宝……吴演员一高兴,贾永楠就成了他在剧组里的“助理”。
贾永楠告诉罗念东有关吴演员的一些私事,比如他也是上海郊区的,父母以前是松江的农民;吴演员上学时不学好,跟着痞子混,还打老师,把怀孕的女老师踢流产了……
罗念东很吃惊:“网上不是说他帅气阳光吗,还是什么公益大使……”
贾永楠撇嘴:“你这家伙真是走狗屎运,才会成‘富二代’,这思维可真够守旧的。现在哪个明星不是炒作起来的?”
罗念东对吴演员毫无好感:“这种长得似现代人妖的玩意儿,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大佬捧的……”
“嘿,你这说对了。”贾永楠一脸神秘,“那个有钱大佬,有老婆有孩子,但也……哼哼……”
罗念东在网上搜索了那个大佬,那模样真是鬼斧神工。他哀叹一声:“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贾永楠却仿佛是吴演员的知音:“人家没靠拆迁,靠自己实现了阶层跃升!”
罗念东闭口不言了。的确,作为一个“拆二代”他有什么资格嘲笑底层出身但逐渐成为明星的吴演员呢?
可他还是看不惯吴演员,这家伙没演过什么作品,可脾气真不小,除了在吃喝上讲究要豪华房车外,还在片场动辄发火,在一场戏里,吴演员跟女二演对手戏,演着演着忘词了,但他也有办法,女演员说上一句,他就说“1234567,abcdefg,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女二就很愤怒,导演也跳起来问咋回事,吴演员振振有词,“反正不是同期声,后面还要配音嘛,配上我的台词不就行了……”
这话竟说得导演无言以对。女二曾经大红过,她可不惯着吴演员,发飙不演了,吴演员刺毛,就将火气发泄到女二身旁懵懂的陈颖慧身上,“都怪你,刚才那条你镜头感好的话就过了,哪儿还用得着再拍这条,搞得大家这么烦。”
陈颖慧一脸委屈:“我连续几条都过了呀,在你这里卡的壳……”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吴演员甩了她一耳光。
这下,大家都呆了。
罗念东几乎是生理反应,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一个箭步蹿上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住吴演员就打了两拳。
然后,罗念东就剧组被开除了。
这两拳,成功地把他和陈颖慧的距离打近了。陈颖慧一边哭一边加了他的微信,罗念东回到学校后便开始了健身,并且在饮食上非常严格,经过半年多的刻苦训练,大二一开学,大家来到学校,看到崭新的罗念东,都不约而同地“哇”地表达敬仰之情:眼前的罗念东,身材高瘦,面目清秀,肚子上腹肌宛然,如棱如梭。班花章缙芳开玩笑地拍了张照,发了个朋友圈:帅哥的腹肌,让我想起了鲁迅小说中《社戏》中的描写,“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大家立即明白了,她是喜欢上罗念东了。
章缙芳长得很漂亮176cm的身高,再加上细柳条一样的身材,很容易成为一道风景。她业余做车模,一天一千块,赚了钱就买漂亮衣服,更加吸引人了。
章缙芳多次跟罗念东示好,罗念东每次也都有正反馈。比如,周末章缙芳约他一起打篮球,罗念东篮球水平是业余中的专业,专业中的业余。他尽心尽力地教章缙芳。换上了球衣的章缙芳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吸引力无数同学在篮球场观看,罗念东教她运球拦球,如何突破防线,章缙芳突破时总落罗念东怀里,让看台上的男生们一个个咬牙叹息。
过几天,章缙芳生日。她精心准备,大家都知道在party上两人关系将彻底公开,都期待着俊男美女在一起的美好时刻。罗念东准时参加了她的生日party,只是令人吃惊的是,他还带了个女孩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光彩照人,气质独特。
贾永楠吃惊地喊:“陈颖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章缙芳固然美丽,但跟陈颖慧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章缙芳哭着跑出去时,贾永楠眼睛通红,居然也流下了眼泪,他妖孽横生地跑到罗念东面前,很风情很邪地抱怨:“你伤了我的心也就罢了,为么还要伤缙芳的心呢?”
大家都愣了:这贾永楠唱得是哪出啊?
罗念东简直被这两个宝货弄晕了。他带陈颖慧来本意是玩耍的,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地伤了两个人的心。不仅伤了一个女人的心,还……
还伤了一个假男人的心。
罗念东很生气:“老贾,你搞什么?我什么时候伤你心了?”
贾永楠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手绢,擦着眼泪:“罗罗,我都暗恋你一年多了,你忘了,每次你在洗手间冲凉,我都坐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看你的……”
罗念东涨红了脸:“这……这……”
贾永楠成了一个gay,大家回忆起来,其实自从做了吴演员助理后,他就开始有点儿不正常了,喜欢研究女性化妆品和时尚。他总在罗念东身边起腻,但罗念东根本没往那方面想。罗念东求贾永楠放过他——他健身是为了陈颖慧,不是为了被一个gay看上的。贾永楠想了想说,那妮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很好奇,陈颖慧这种要走上演员之路的女孩,为什么会跟一个“拆二代”废柴?
废柴?罗念东苦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自从他喜欢陈颖慧后,除了刻苦健身之余,一直在思索如何做一个有能力的人,不要靠着“拆二代”混吃等死。想来想去,发现自己除了好好学习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罗念东时刻关注着女神。陈颖慧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经常跑过去看她。罗念东把家里的一辆快要报废的破皮卡开上,踩一脚油门冒一沱黑烟,十分拉风。陈颖慧看到这辆车时简直傻眼了,罗念东解释说,我学车时就拿这辆车练的手,开习惯了,而且,家里这几年也没买车,车不贵,车牌太贵。
陈颖慧笑,你这是什么“拆二代”啊,听着感觉这么假啊。
罗念东挠挠头说,就是假的,就是一般的温饱水平。
罗念东要请陈颖慧吃饭,陈颖慧不感兴趣,也不愿意跟他出去。罗念东见她防备心比较强,就提议说,那干脆吃糟卤吧,我妈妈做得最地道。
陈颖慧是糟卤的忠实粉丝。罗念东打了个电话,半小时后,一辆十多万左右的国产车开来,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拎着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塞给罗念东,话也没说,就匆匆开车走了。
陈颖慧好奇:“谁啊?”
罗念东说:“我爸啊!闲不住,开网约车,起劲着呢。”
陈颖慧吃惊:“你家拆迁户啊!”
罗念东说:“拆迁户就不能开网约车了?幸福生活是劳动出来的——我爸的口头禅。”
陈颖慧说:“我现在真的怀疑你是假的‘拆二代’了。”
说着,她打开塑料袋:“哇!糟卤鸡爪,太对我心思了。嗯嗯,这味道一尝,就知道地道得很。”
罗念东得意:“那是,我妈的糟卤小店,顾客多得很。”
这家人,老头开网约车,妈妈辛苦地开小店!陈颖慧说,那你家境挺普通的嘛,那你凭什么追我啊?你看我,接的戏都有青楼小姐这样的角色了,这是要红的节奏啊!我现在一集一万块了,出去一个月,就能有六七万块的进账,而你这样,连这辆破皮卡都是家里的,嘁嘁,还号称“拆二代”,还以为你是“宝山高桥张江莘庄川沙……”这些地方的拆迁户呢……
罗念东挠挠头,说,我们家不是这些地方的!我……
陈颖慧突然一笑,说:我家是!
罗念东张大了嘴巴。
陈颖慧吃完最后一口饭,说,要不我家里怎么会有钱让我学表演呢——每年学费好几万,加上化妆衣服什么的,一秃噜一年十几万就没了。我家有六七套房,我呢将来做演员,估计收入也不差。
罗念东支吾着,我……我就是……就是喜欢你……做普通朋友也行啊……
陈颖慧莞尔一笑说,可以!你这人,不装,很诚实,这我挺喜欢的。以后我拍戏回来就联系你,你要请我吃好吃的!
罗念东拍着胸脯打包票。
章缙芳的生日party那天,陈颖慧正好拍戏回来,约了罗念东,罗念东开着那辆破皮卡就直接把她接到生日现场了。结果,校花女神怒了,室友贾永楠的gay性毕露了……
贾永楠听罗念东讲完,眼神发直:这么说,你跟陈颖慧只是普通朋友?
罗念东说:当然了,我倒是喜欢她,可我一个癞蛤蟆凭什么啊!
贾永楠突然满心欢喜:那,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关系还可以继续发展?
罗念东差点儿要暴揍他了:发展个头!老子喜欢女的,喜欢漂亮女孩!
贾永楠又一笑说:“那我跟章缙芳说说这事儿,告诉她她还有戏……”
罗念东拉住了他:“别了,我正愁怎么跟她说呢,这下她知道我心里有别人了,倒也省事了。”
贾永楠给了他一个替代性方案:“其实你可以‘骑驴找马’!先跟章缙芳谈着,怎么说人家也是校花,要是陈颖慧那边在娱乐圈沉浮一番后想找个接盘侠,你也不耽误……”
罗念东这下真要打贾永楠了:“滚滚滚滚!章缙芳不是驴,陈颖慧也不是马,她们都是女神!我可以不爱她们,可我不能毁她们。”
这义正词严的,舍友们都是笑,大家倒觉得贾永楠的提议不错,很明显,陈颖慧是那水中月镜中花,章缙芳是实实在在的美人儿,就在身边,触手可得。
罗念东不肯,贾永楠这个GAY的身份又让他很头疼,大家也都劝贾永楠搬出去,罗念东甚至表示他可以承担房租。贾永楠不乐意,坚决在宿舍里涂脂抹粉,罗念东绝望之下,干脆在外面租了房子,搬出去了。他一走,其他几个舍友顿时“声名狼藉”,大家看他们的目光怪怪的,都觉得他们有GAY的嫌疑。罗念东把这几个舍友也召唤了过去,贾永楠神奇地成为该校历史上第一个一人占一宿舍的神人!
系主任让辅导员找贾永楠谈话,意思是你是gay,大家不反对,只是你要悠着点,别整天唯恐天下人不知似的炫耀。贾永楠则说,我没炫耀啊?辅导员说,你上课描眉化妆这还不是炫耀啊?你去餐厅打饭还穿着苏格兰碎花裙不是炫耀啊?你去图书馆看书穿得花红柳绿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拿着棒棒糖一口一口地嘬,还嘬得滋滋有声,那画面美得让同学们无法安心看书,纷纷给校长留言箱写投诉信投诉?……
辅导员说着说着恼火起来。贾永楠面对着胸脯起伏的辅导员,很真诚地提醒:张老师,你嘴都起皮了,口红的颜色不太正哦,我给你推荐一款,日本的,适合你的嘴唇皮肤;还有,我看你bra质地太一般了,美亚上有一款bra特别好,这两天在做活动,我有积分兑换优惠券,能打七折呢……
辅导员无语问苍天了!
系主任想了个招儿,他调了几个体育系的男生去贾永楠宿舍,那几个大大咧咧男生对特设的优惠政策很是热衷,出了办公室就高兴地搬了东西去了,没想到他们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出来了。这是因为贾永楠在宿舍里跳了一段钢管舞,不少人围观,还拍了视频在微信朋友圈里疯传,三个帅哥立即告饶投降走了。
从此,贾永楠就真正的一个人住一个宿舍了。他做起了微商,代理日韩化妆品,而且还有一些明星使用过的化妆品,这些东西往往是明星们在剧组里用的,用几次后不想用了就扔了,贾永楠也不知从哪儿搞来的渠道,把这些东西弄到手了,利用女生们对明星们以及日韩化妆品的疯狂追捧,他的微商生意做得居然很不错。
男生们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可女生,唉,居然,陆陆续续成了他的好朋友。
更准确地说,贾永楠成了女生们的“男闺蜜”
防火防盗防闺蜜,可男闺蜜,那就不同了。
贾永楠成了“时尚”先锋,女生们都爱找他做美容顾问,他总是能给出性价比极高的方案,而且,效果确实挺不错。虽然他是gay,但女生们反倒很放心:这种人不会撬走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为了证明自己往往对他表达厌恶,这正中女生们的小心思。
安全,且有用,当情绪不好时还能当做倾诉对象,贾永楠的女闺蜜圈火速壮大——连章缙芳都拿他当闺蜜了。
严格说来,贾永楠是章缙芳的情敌!虽然罗念东搬出去住了,可他总要上课呀,上课就得跟贾永楠碰面,碰见贾永楠就开始撩拨,如瞅机会就坐罗念东旁边,然后这节课罗念东就甭安生了;不跟他坐一起,贾永楠就用手机以不同的方位拍摄罗念东的照片,然后发朋友圈,配以文字,如:他今天穿了件瘦身的T恤,胸口的小鹿覆盖着他的六块腹肌,我的心就跟那胸口的小鹿一样乱撞……
贾永楠的闺蜜朋友圈涉及全校各系,女生又爱传播这些东西,经常一个图片发完,十分钟内全校皆知。
罗念东终于受不了了,大三的那年十一月份,因为陈颖慧拍戏时跟一个男演员传出了绯闻,虽然知道是制片方故意散播这些新闻炒作,但他心情还是不好,这时旁边的同学又给他看贾永楠发的聊骚朋友圈,罗念东心头火气,转身就拽住风姿妖娆的贾永楠,然后一拳将他打到墙边,然后大声吼:“老贾,你再搞事情,我真的要揍你了。”
同学们强势围观,但贾永楠面不改色地接了一句:“反正我是你的人,随便你打,就当是SM了!
大家晕倒!
罗念东去了趟贾永楠家。
他家在黄金地段的,一个非常破旧小区。
罗念东在贾家逼仄的客厅里坐着。说是客厅,其实多功能兼备。屋里的杂物堆得到处都是,连小小的阳台都有一些饮料瓶子和塑料袋,估计是攒够了一起卖废品用的。
贾家父母对罗念东非常热情,毕竟一说起破产的老厂,亲切感就有了。贾永楠爸爸问罗念东,你爸爸在干什么呢现在?
罗念东说,哦,他开网约车呢!
贾爸爸一挥手:“我的好多老伙计都在开这个车,我也想买辆车做这个,可车牌老贵,一直下不了决心。”
贾妈妈在一旁帮腔:“小楠从大二开始就不要我们学费了,他自己赚钱,前些时候还拿回家一万块钱,说是在学校做生意赚的。啊哟,我家小楠懂事得很,就是这个家把他连累了……”
罗念东看着两个一脸自豪的老人,生生地把肚子里的话咽下去了。
他其实想来贾家,通过父母的压力,让贾永楠不再骚扰自己。只是现在看来,贾永楠倒也怜惜父母,把自己是gay的事情瞒得死死的。
贾家父母问罗念东来家里的目的,罗念东只好扯了个谎:“哦,我家有一辆破皮卡,车不值钱,就是带个车牌,叔叔要有兴趣的话,可以便宜卖给你。”
贾爸爸兴奋起来:“真的,多少银钿?你家大人同意么?”
罗念东只好再扯谎!他谎称破皮卡他有自主处理权,因为交了一个学表演的女朋友,花钱太厉害,他就想处理掉这个皮卡……
罗念东说了价钱!比市场价便宜一半。
贾爸爸压抑不住喜悦了!
但贾妈妈却说,啊哟,我们手上只有三万块钱啊——倒不是说只有这点钱,只是大部分在银行都是五年的定期,再有几个月就到期了,现在取吃亏了……
贾爸爸紧张起来,唯恐罗念东走人,但罗念东笑着说,三万就三万吧,谁让我急用钱呢!
罗念东离开时,顺手拿起了手机,手机还未点亮时,屏幕相当于镜子,刚好看到贾爸爸向贾妈妈竖起大拇指。也是,一句话就砍掉了一万五,是够让他们高兴的了。
陈颖慧再次回到上海时,没坐飞机,坐了高铁。罗念东开着新车去接她,她看到车时,恍惚了一下。
坐在车里,陈颖慧问:“怎么换车了?”
罗念东买了一辆国产新能源车,免了上牌费。
罗念东跟陈颖慧讲了破皮卡转卖的事情,陈颖慧悻悻:“就卖了三万块啊?要知道,我就买了,我买辆美国进口的皮卡,更拉风!”
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吃的自助餐,陈颖慧请的,她坚决不欠罗念东的情。
陈颖慧讲了一些剧组里的趣事。冤家路窄,她这次跟那个吴演员又碰上了。吴演员这两年运气好到爆棚,有老板捧,影视业又蓬勃,好多大IP剧都找他,他还特别擅长演那种阴柔的角色,粉丝们也很吃这一套,如今他的粉丝都上千万了,片酬也三四千万了。
“你知道吗?他居然还记得我,一见我就向我道歉,真的,我都傻了。我本来还挺别扭的,但他真向我道歉后,我一下子就原谅他了。”陈颖慧说,“他对我很照顾,他现在有钱了,也想在上海置业,还向我咨询哪个楼盘比较好……”
吴演员变化这么大,让罗念东很吃惊。陈颖慧分析说,大概是成功之后,胸怀就宽广了。吴演员还跟陈颖慧聊起了贾永楠,说他前后换了六七个助理,就数贾永楠最贴心。可他还是把他开了,因为他觉得贾永楠野心挺大的。
罗念东哈哈大笑起来。野心?做女生的“男闺蜜”算是野心么?
陈颖慧笑,那个章缙芳,肤白貌美大长腿,你错过挺可惜的。
罗念东炸了,陈颖慧却是认真脸。罗念东嘟囔着说,虽然开学时吧我对她挺有那个什么意思的,但自从遇见你后,所有的想法都没了……
陈颖慧摸摸他的头,笑:“行啦。暑假你有事儿没?没事儿的话,跟我跑剧组吧。”
罗念东摇头:“我对演戏不感兴趣。”
陈颖慧笑:“你还想演戏?!做我助理吧——我也有一个‘男闺蜜’啦,哈哈……”
罗念东没做过演员助理,他想找贾永楠咨询一下,但又怕他想多了。正犹豫着,贾永楠倒找上门来了。
这天,在罗念东租住的地方,罗念东正在阳台上晒衣服,忽然有人叫他,他恍惚了一下,觉得自己幻听了。可一扭头,却是贾永楠那张妖娆的脸。
罗念东被吓了一跳,贾永楠居然在隔壁的阳台上,拿着小镜子涂唇膏。
贾永楠主动解释:“缙芳租了这里的房子,我帮她搬家,来这一瞅,嘿,刚好瞧见你。”
章缙芳居然搬到这里来了?
章缙芳出来了,淡淡地说,“我要考研!宿舍里太闹,刚好这房子出租——我可不是黏着你租的房!”
罗念东尴尬,忙说:“这肯定的。你租的房子,我就放心了。”
贾永楠撇嘴:“要是我租的房你就不放心了是吧?”
罗念东点头:“还真是!”
章缙芳莞尔一笑:“我们俩合租的。”
罗念东顿时傻了。
章缙芳说:“不过我们说好的,他不在这里住,这里空着的两个房间做他的仓库!”
罗念东吃惊:“生意做得这么大了啊!”
贾永楠很是有些得意。他还主动跟罗念东提起那辆皮卡车的事情,他回去之后爸妈就跟他说了这件事,他旁敲侧击地一问,得知罗念东没把他身份拆穿,还跟父母做了桩生意,便放了心。
“我爸现在也开起了网约车,那辆皮卡平时还能当小货车用,我爸为了让车发挥最大的效用,一狠心,在菜市场给我妈租了个摊位,我妈从此告别流动小贩了……”
贾永楠说着勤劳的父母,但是脸上又挂着不屑的表情。
罗念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趁机咨询助理的事儿,贾永楠很热心,将自己的独门秘笈全部传给他了。罗念东拿着小本记着,贾永楠说,说不定你能抓住这个机会搞定女神呢。
罗念东没有信心,说,我就是废柴,你们都开始赚钱了,我还在花家里的钱,唉!
罗念东挺沮丧的,贾永楠则感叹说,有什么用?你们这些拆迁户的钱,光一年的利息就能顶我们干十年。
这时,章缙芳爸爸妈妈来看女儿了,为避嫌,贾永楠就回学校了。罗念东在看“助理手册”时,听到隔壁阳台吵起来了,竖着耳朵一听,原来是章缙芳爸妈给她买了一套房,六百多万,装修花了八十多万,离学校有段距离但也不算很远,可章缙芳却放着新房不住住这里……
嘿,没想到章缙芳家还挺有钱的。
她爸妈走后,章缙芳喊罗念东一起喝茶。浓俨的普洱,罗念东不懂茶也能品出是价格不菲的好茶。聊天时,章缙芳说了自己的家庭:爸爸是画家,妈妈是公务员。中国画家这几年身价倍增,苏富比拍卖中,好几个中国画家的画作都近亿元了。
罗念东开玩笑,我当初应该跟你在一起了,哄你爸给我画几幅画,我收藏起来,放几十年后扔到市场上,一幅画一个三房,嘿嘿!
章缙芳“哼”了一声:“现在也来得及——我有新房不住偏要住这里,你难道不明白我是为了你么?”
罗念东语塞。章缙芳说,我那闺蜜给我出的主意,他跟我说,那个小演员,肯定瞧不上你,大学快毕业了,你也快死心了!
罗念东很气愤,这个老贾,出的什么馊主意啊,刚才还热心地教我怎么做一个助理呢。章缙芳笑了,说,你把小演员伺候得周到了,她还不理你,那你的心就彻底死了。
罗念东听了,悻悻然。
章缙芳手搭在罗念东肩上:好好做,期待你绝望的那一天。
剧组终于开拍了。
陈颖慧等到了她期待已久的角色:京城第一名妓!
女三,但戏份跟女二差不了多少,如果发挥得好的话,比如会抢戏的话,超过女二很正常的。
罗念东的任务,就是保证她的状态是最好的。大热的天,罗念东按贾永楠交待的,早早地准备好几个暖宝,当陈颖慧拍落水戏时,暖宝就发挥了作用。一场落水戏要拍两三个小时,陈颖慧在水里就得泡那么长时间,暖宝贴在肚子以及背部几个关键部位,让她很轻松地支撑过去。
生活中的细节做好,还要做好心理上的辅助。陈颖慧戏装不离身,要保持名妓的状态,罗念东就跟她来一些古代文人对名伶的那种对话,为此他狂看了一些古诗词……
总之,罗念东的工作,做得不错。可陈颖慧真拿他当助理,跟男演员们说说笑笑,罗念东在一旁干嫉妒没办法。
这天晚上,陈颖慧回来,浑身湿淋淋的,非常沮丧。
罗念东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罗念东心惊肉跳。
“那个胖子导演欺负你了?”
他早就瞧那个香港来的胖子导演不顺眼了,总拍雷剧不说,还特爱欺负不出名的女演员。
罗念东撸了袖子:别怕,我为你出气;大不了不做了,我养你;你放心,那个死胖子要真做了那事,我一定卸他胳膊卸他腿……
说了一番话后,陈颖慧平静下来了。
她说,你卸他腿,你有那胆吗?
罗念东铁齿咬得铮铮响,哟,他还真欺负你了,我卸他腿是轻的!我要他命!
陈颖慧又说,你要他命,你也会没命!
罗念东说,正好,一条命换一条命,不吃亏!
陈颖慧笑,你这个“拆二代”要没命了,那么多套房子岂不是没人继承了?
罗念东怒了,都这时候了,还啥房子啊!
陈颖慧抹抹眼泪,你搞错了,跟导演无关。
罗念东不相信。
陈颖慧说了事情原委。
她的一个好朋友好姐妹,拍戏时出车祸了,死了。后勤组的一个小伙子,没有驾照,却开着后勤组的车拉盒饭,车开得不熟,把油门当刹车踩,撞倒了好几个人。
陈颖慧得知消息时,她在医院已经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陈颖慧为拍戏进度得照常开工。交待罗念东,代表慰问好朋友的家属。
念东了,发现情况很糟糕。
演员出车祸而死,但剧组却没有给演员买保险。
肇事的那个小伙子当时就跑掉了,公安局找剧组要肇事者资料,剧组却交不出来。
那个小伙子的居然是假身份证。
制片人只象征性地给了演员五万块钱的补偿金,这简直跟打发要饭的差不多了。死者家属毫无办法。他们都老实巴交的市民,来自四线小城市,女儿是他们唯一的骄傲。
念东拿出了十五万,加上陈颖慧的十万,凑了二十五万给了她爸妈。
爸妈十分惊奇,不过他们也知道颖慧是女儿闺蜜的事儿,对罗念东非常感谢言谈之中,爸爸得知罗念东学法律,就央求他帮忙,为女儿讨还公道。
拿到了她的演出合约。
认真研究了一番,发现了合约的很多问题。
权属问题不清,霸王条款好几个,都是制约演员的,制片方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合约上来看,制片方就没安什么好心。不过并不是制片方专门针对死者的,对话语权不强的演员,制片方能欺负一个是一个。
念东决定帮忙!他是一个学生,律师执照没有,做这个等于是冒险。但他决定还是要出头,帮弱者伸张正义。他把想法告知了颖慧,听后说,吧,比起助理,我更喜欢一个侠客
念东回上海后,是注册了一家公司业务就是帮助影视从业人员维权。在剧组里呆日子,就发现这里面的人大部分人都是法盲,所以老有编剧维权,演员维权,剧务维权……
念东成立的公司,就是在这片空白做业务
然后,他去找法学教授帮忙
之前就想好了,女演员打官司,教授挣不了多少钱。
但是,有些人不缺钱,但缺名,比如他要找的这个法学教授。
跟影视界的资本打官司,不管输赢,都是出名的大好机会。
念东就秉持这样的想法找教授,不卑不亢地谈判,并尽可能地给教授戴高帽子,说什么情怀啊侠义精神啊荡涤社会罪恶啊,并且把女演员的努力以及她家人的照片给教授看,教授心动了。
罗念东顺理成章地成为教授的第一助理,开始辛苦的搜寻证据的工作。
颖慧的戏拍了四个月,罗念搜寻证据花了两个半月
然后又跟教授一起找制片方,各种辛苦各种扯皮,罗念东咬定青山不放松,就吃准了要告制片方,拿着那本身就违反劳动法的演员合约,先从违法劳动法说事儿然后再发动编剧维权,因为编剧合同也同样无理。再发动其他演员,凑成了一个强大的维权阵容
制片方主动找罗念东求和,表示愿意赔偿女演员三百万
制片方以为此事可了,但罗念东撇嘴,区区三百万,我也拿得出!
这时,他找来的媒体开始发力,新闻炒得昏天黑地,再这样下去,戏拍完了也没有电视台肯播了。这对陈颖慧肯定有影响,但陈颖慧坚决表示,她情愿失去这个机会。
制片方吃不住劲了,毕竟他们理亏,最后,制片方报出了六百万的赔偿金,罗念东跟教授一合计,名也出了,官司的话估计赔偿金也没这么多,该了就了。
此事就这么了了。
罗念东的公司出了个大名,这时,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了。陈颖慧对他刮目相看,跟他说话时的强调都已经嗲嗲的了。
学校的路上,辅导员给他打电话,他被立“创业典型”了
在为女演员维权时,贾永楠忽然给罗念东打了个超长电话,问罗念东:“陈颖慧一直说你是假‘拆二代’,你们还有戏么?”
罗念东笑了,说:“她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个事儿。她是货真价实的‘拆二代’,我真假与否,也得努力上进才行啊。”
贾永楠又问:“我遇到工厂的一个老师傅,他说你爸当初卖了房子办工厂,然后你家拆迁暴发了,咋回事啊?”
这事儿,罗念东也不瞒贾永楠。那年,爸爸下岗,看着一群钳工焊工之类的铁哥们唉声叹气,有限的遣散费根本不敢花,有的哥们家里已经到了去菜市场捡菜叶子每天吃清水挂面的地步,他咬咬牙,张罗着办了个小厂。当时下岗工人再就业需要榜样,罗爸爸办厂子办啥事都一路绿灯。
罗爸爸卖房子的钱再加上从银行贷来的钱,到郊区的郊区购置了一个破产小厂,小厂产值小,可土地面积不小,荒着的地皮很多。罗爸爸带着十几个铁哥们,靠着按废铁价买来的破机床,开始了制作构件。创业的前几年非常艰苦,熬过去了,效益好了起来。
上海发展得太快,地皮飞速地上涨,十年后,小厂占着的这块地皮成了香饽饽,领导动员拆迁,相邻厂子对拆迁费漫天要价,罗爸爸没讨价还价,只是请求看在厂里有十几个残疾人的份上,再在郊区批一块地盖新厂。
看到那十几个残疾人,领导人特别感动,觉得这是有担当的企业。除了上亿的拆迁费外,还在郊区批了一块地盖新厂。
谁也没想到,五年后,那个厂子又被征用了,用来建一个大型重工企业,拆迁费更惊人……
残疾工人则全部由该重工企业接受,罗爸爸年纪大了也做不动工厂了,拿了三亿的拆迁款然后开起了网约车……
罗念东家就是这么暴富的。
罗念东讲完,贾永楠喃喃自语:“我爸缺的,就是豁出去干的勇气啊。”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罗念东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家伙犯什么神经了。
忙完女演员的事儿,罗念东决定找贾永楠谈一谈,也找章缙芳谈一谈,劝她别在自己身上瞎耽误功夫了。
站在校园里,罗念东感觉复杂。
因为快毕业了,同学们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各自都很忙,电话打了一圈,竟然见不着
唯一见着的,居然是,贾永楠。
而且,见他的地方很特别:篮球场。
永楠打篮球,生龙活虎!
几个舍友早就搬回了宿舍。
贾永楠则搬出了宿舍。
罗念东打电话给他们,问他们是否有意加盟他的公司,两个已经在家乡找到工作但是还是想留在上海的兄弟想了想后表示愿意,他们就赶紧回来了。
他们跟罗念东说了件惊天大事。
贾永楠,变性了。
不,更准确地说,他不gay了。
念东大惊奇:这gay啥哟,还能自由转换?
兄弟们拍大腿:“是哟!老这家伙就善于创造奇迹,他还真做到了自由转换。
贾这半年,扔掉了他所有的女性东西,化妆品,衣服。
删除了所有的女性好友
贱价处理掉所有商品。
找了个家政阿姨,把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他还自费给宿舍添了个饮水机和洗衣机——话说快毕业了还花这冤枉钱有啥用?
但贾永楠只能用此表达自己对兄弟们的愧疚之心了。
亲自上门,请兄弟们回宿舍的。
微信上,他还给兄弟们每人发了一个一千元的红包。
五个人,开始跟其他男同学傍晚组队踢足球了。
永楠是前锋,穿着球衣,一往无前。
那威风,倍儿爷们。
罗念东听得云山雾罩,他吃吃地问,那,那章缙芳呢?
呃!
兄弟们相互看了一眼。
老三低头:好像,怀……怀孕……
?!
罗念东要跳起来了。
怀孕?谁的?
那还有谁?贾呗!
罗念东脑袋里轰然一响。
他明白了贾永楠变gay的秘密。
他根本就不是gay。
他只是想利用gay的身份,让女神放松警惕,他悄然地进入女神的生活。
他真心实意教罗念东怎么做好助理,鼓励他追陈颖慧,其实他的目标是章缙芳。
    他成为章缙芳的闺蜜后,做她的爱心好姐妹,帮她追罗念东,章缙芳一点点地放松警惕,最后,对他完全不设防。
贾永楠给罗念东打了那个电话后,咬咬牙,将一杯已经掺了点儿东西的饮料端给了章缙芳。
章缙芳莫名其妙的开始意乱神迷。
在她眼里,贾永楠这个人畜无害的gay,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更绝的是,章缙芳清醒后,贾永楠还哭天抹泪,说自己要走,她不让他走。
看着他身上的掐痕,章缙芳也无话可说。
然后,章缙芳就看到贾永楠腰也直了皮肤也黑了运动衣穿起来了再也不娘了。
然后,她又发现自己怀孕了。
再然后,她决定要这个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更何况,贾永楠也长得挺帅,一家人都是上海人,还是大学同学,章缙芳想,也算可以吧。
更何况,他还那么贴心……
足球场上,罗念东坐在看台上,看着贾永楠勇猛地将球踢进门框里。
贾永楠像一头雄狮一般。
汗流得几乎把衣服浸透的贾永楠快活地来到罗念东身边,跟他打招呼。
罗念东说,你这没毕业,房子问题就不用操心了,你挺孝顺的,急爸妈之所急!
贾永楠豪情万丈:那当然!人生逆袭,你爸爸做到了,那你就省了;我爸爸没做到,那我就得做!
罗念东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远处,陈颖慧开着车来了,贾永楠笑着说,哈哈,其实咱俩都一样,不是么? 
罗念东苦笑着走了,他不想听到关于贾永楠的任何消息了。
上一条: 我的母亲章含之
下一条: 南山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