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现当代文学 >> 老付的月光
老付的月光
/王刚
老付来土城后,干了两份工作,白天背背篼,晚上捡破烂。不过,老付从不说自己是背背篼的,也不说自己是捡破烂的,他将之统称为上班。不知道的人往往吓一跳,以为大老粗老付,竟然跟城里人一样,人模狗样地上起了班。
每天早晨,老付起了床,背上背篼,赶往中心城区。那里人多,找背篼的人也多。城里人烧包,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哪怕几斤几两的东西,也要找人代劳。这正好,让乡下人有了挣银子的路子。说实话,城里这点活,比起乡下的来,根本不值一提。老付的老家花嘎,一个山高土瘦的地方,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人们土里刨食,如一只只卑微辛苦的蚂蚁。老付家有十几亩薄地,每年累死累活,却填不饱肚子。大女儿到城里读高中后,老付老两口勒紧裤腰带,挖东墙补西墙,家景却越过越恓惶。屋漏偏遇毛毛雨,壮实如牛的老付,手腕莫名其妙生了个烂洞,溃烂发脓。老付最初并没放在心上,以为熬一熬就过去了。没想到,烂洞越来越大,发出阵阵臭味。熬不住了,只得借了几百块钱,去县医院作了检查。医生说得抓紧手术,如果时间拖久了,整个手掌将被切掉。老付怕了,东挪西借,终于凑足了做手术的钱。手术倒是做了,却欠下几千元高利贷,愁得老付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往下掉。才五十多的人,看上去像个暮气沉沉的老头。更要命的是,那只动过手术的手,一直没有真正恢复过来。不烂了,也不臭了,就是没有力气,软塌塌的。稍微重点的活,老付都无法对付。思来想去,老付打定了主意:进城。
就这样,老付把田地丢给老婆,背着背包来到了土城。到土城后,本打算在城区租屋子的,可找来找去,就是看不中,不是屋子不好,而是价格太高。一个小单间,月租也得四五百,实在住不起啊。无奈之下,老付把眼光投向了城郊。从城中心往西走,大概五六公里,就是严家寨。严家寨附近已经长出不少高楼,使严家寨显得过于寒酸,陈旧,破烂。老付走进严家寨的时候,看见那些低矮的水泥房子上,写满了大大的红色的拆字,触目惊心。不过,严家寨人却是一副见惯不怪的表情,他们说像严家寨这样的城中村,土城不少于十几个,虽然已经被打上拆迁的标签,但要真正实施,还得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于是,老付作出了决定,把严家寨作为自己的落脚点。挑来选去,老付看中了一间屋子,虽然是毛坯房,但宽敞,通风好。房主姓刘,一个戴眼镜的瘦瘦弱弱的教书匠,看上去脾气不错。最重要的是,租金不高,一个月200元。老付爽快地付了半年房租,把行李搬进屋,置办了锅碗瓢盆,总算有了个家的样子。躺在出租屋的第一晚,老付瞪着窗外模糊的天空,兴奋得睡不着。
出了门,老肖背着背篼,沿着响水河岸的虹桥路,匆匆走向城区。响水河流经严家寨,再流向城区,然后穿城而过。墨色的河水要死不活,散发出说不清道不明的臭气,如一条腐烂的老蛇。公路沿着河的走势,向城区延伸。路不好,正在扩建,破破烂烂,坑坑洼洼。路两旁已经种上胳膊大小的法国梧桐,叶片又大又绿。时不时会飞了几只鸟,落在树枝上,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老付喜欢看树,也喜欢听鸟叫,这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他不在土城,而正走在花嘎的土地上。
大概走了五六公里,老付就来到了中心城区。初到土城时,老付不懂规矩,背个背篼没头苍蝇般乱窜,遭到了几个大盖帽的训斥,说他影响市容市貌。还好,他们没有为难他,只是告诉他,凡事要按规矩来。怎么才叫按规矩来呢?看着他傻愣愣的样子,大盖帽们笑了,叫他去小广场,那里有个农民工待工点。于是,老付背着背篼,沿着他们所指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当他走到小广场的时候,不由吓住了,老天,居然有这么多背篼啊。空地上,一大群背篼(职业)或站或坐或蹲。背篼们的身边,乱七八糟地摆满了或大或小或新或旧的背篼(即背篓)。老付陪着笑,找了个空隙,小心翼翼地插到他们中间。他们忙着说段子,玩扑克,推牌九,打打闹闹,谁也没有看他一眼。不过,老付却感到兴奋,不管怎样说,总算找到组织了。
干了一段时间,老付发现背篼这一行并不好干。卖力气倒是其次,农村人嘛,谁怕卖力气?力气是会生长的,今天用了,明天还会有,真的不怕卖。最可怕的是,同行间抢夺生意,那可是针尖对麦芒。没顾客的时候,大家或坐或站,或围成一团,吹散牛,说笑话,推牌九,看上去一团和气。实际上,谁的耳朵鼻子眼睛都没闲着,只要有人往这边走来,大家会猛然跳起来,一窝蜂跑上去,使劲挥手,使劲叫喊,希望被顾客看中。老付觉得,他们争相恐后的样子真可笑,跟接客的鸡婆差不多。想干活的人太多,顾客就把价格往下压,压了又压。为了抢夺一单生意,背篼间也彼此压价,拼到最后,还会互相辱骂,甚至发展到动手动脚的地步。老付很瞧不起这些“战友”,谁干不是干,何至于此呢?由于老付不善于拉客抢客,他的生意就显得比较冷清。很多时候,他总是呆在待工点,无所事事地晒太阳。晒了将近半个月的太阳,老付开始慌了。再也不能这样等死,必须有所行动。渐渐地,老付拉下了脸,学会了抢客,学会了骂人,甚至学会了打架。有一次,为了抢夺一位客人,老付与一个四十出头的背篼打了一架。好久之后,老付还记得,他的拳头带着风声飞出去,准确地击中了对方的鼻梁。对方惨叫一声,鲜血哗啦一下冒出来,瞬间把脚下的地板都染红了。那件事情,甚至惊动了派出所。事后,老付想想就觉得可怕,要是吧对方打残了,得蹲大牢,得陪医药费,那该咋个办。老付告诫自己,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可出手。不过,打了那一架后,老付竟成了同行眼中的强人。他们说,惹天惹地,别惹黑脸李逵。老付皮肤黑,一张黑煤般的脸,背篼们都叫他黑李逵。
老付的生意渐渐好起来,一天能挣几十块。但老付并不满意,按这挣钱的速度,他还是还不起高利贷,付不起女儿的书学费。大女儿读高中后,仿佛开了个无底洞,不停地喂钱,却怎么也填不满。小儿子正读初中,明年将读高中,如果不趁早准备一笔钱,到时候怎么办?老付经常坐在背篼上,扑哧扑哧吸旱烟,心里却放进一窝蚂蚁,一刻也不消停。该怎么办?到哪去找挣钱的路子?谁也没想到,经过一段时间的冥思苦想,老付竟然找到了一条生财之路。
老付的生财之路有点说不出口,书面的说法是拾荒,通俗点说就是捡破烂。老付一向认为,做背篼并不丢人。农村人嘛,谁没背过背篼,光明正大,谁也不敢戳脊梁。捡破烂就不一样了,什么人才捡人家丢掉的东西?叫化子,乞丐。老付好面子,他可不愿落个破烂名声。可老付需要钱,他没有学历,也不懂技术,出了拾破烂,还能干什么。干背篼期间,老付发现一个现象,有的同行会利用工作间隙,捡拾纸板、易拉罐、塑料瓶等,聚少成多,再拿去买,换的钱还不少。掐指算了算,他们捡破烂换的钱,跟背背篼挣的差不多。也就是说,他们相当于拿了两份工资。老付算过账后,就不淡定了。不行,贫富差距太大,得采取必要行动。怎么办?既能赚钱,又不背“破烂”名声?想来想去,老付找到了办法:上夜班。
老付的意思,白天背背篼,晚上捡破烂。为了来去方便,老付花了几百块,买了辆二手破三轮。三轮有些年头了,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可是,老付却如获至宝,有了这辆三轮,他就能骑着它来来去去。
老付干上捡破烂这一行后,作息时间有了很大的变动。早上起床,赶往小广场待工点。下班后,匆匆赶回出租屋,抓紧时间做点吃的喝的,然后上床睡觉。晚上十二点,老付准时醒来,跳下床,带上手电,骑上三轮,向城区跑去。路面不好,老付握着把手,小心翼翼地往前赶。
老付最喜欢有月亮的夜晚。骑在三轮上,可以看见坑坑洼洼的路面,看见两旁茂盛的法国梧桐,看见泛着亮光的河水。老付觉得,月亮是一盏灯,可以把他送到城区;月亮还是好朋友,可以帮助他干许多事。
老付干破烂这一行,一开始就定了个高起点。老付不愿像其它同行那样,捏着夹钳,提着袋子,满大街乱跑。他不,他走高端路线,走别人没走过的路。这样说吧,老付瞄准了小区里的垃圾池,他的目标是攻入一个个小区,把那些垃圾池变成自己的自留地。多少深夜,灯火阑珊,老付骑着三轮,从容地跑过大街小巷。那些睡成死猪的同行,怎么可能知道,老付躲在暗处把钱赚了?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那些满大街找破烂的,就是只会乱叫的狗。
老付最初瞄上了“卡达凯斯”。后来,他常会记起那个改变了他命运的午后,还有那个胖胖的女人。那天下着小雨,待工点只剩下几个背篼,站在台子的挡板之下,不耐烦地看着灰色天空。老付知道,他们早想走了。这样的鬼天气,等下去确实没多大意思。老付也想溜了,但没带伞,住处又远,只得耐着性子,等待雨停。又过了一会,几个背篼骂骂咧咧地跑进雨中,转眼不见了踪影。老付孤零零地站在挡板下,希望雨赶快停下来。这时候,他看见了那个撑伞的女人。
撑伞的女人很胖,全身上下一样粗,形如水桶。女人年级不大,大概也就三十五六岁,穿金戴银,应该是个有钱的主。她挽起裤脚,小心翼翼地从街对面走过来。不一会,女人走到面前,伸出一个胖而短的手指,指了指他,粗声大气地说,背篼,背点货,到卡达凯斯。老付问,有多少货?你出多少钱?女人说,大概五六十斤,10元,去不去?老付看了看天,你看看,这天,这路,一口价,20元,去就去,不去拉倒。干了几个月的背篼,老付已经不是当初的菜鸟,他学会了讨价还价,学会了察颜观色。这种时候,女人除了找他,还能找谁呢?这些城市人,看上去高高在上,其实骨子里可怜得要命。就算被尿憋死,他们也不会解一解裤子。
老付弯着腰,背着货物跟着女人走进卡达凯斯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卡达凯斯真大,老付喘着粗气,跟着女人转了好久,才到达她家所住的单元。老付拿出吃奶的力气,吭哧吭哧爬到六楼,终于走完了万里长征最后一步。女人打开门,拿了个鞋套,叫老付套上,这才指挥他把东西搬进去。老付把东西抱起来,走进了女人的家,放在她指定的位置。老付觉得口干舌燥,瞟了瞟女人家的饮水机,本想向她要杯水,但又担心她不理睬。女人打开钱包,抽出两张十元纸币,甩开老付,说,可以了,你走吧。老付顿了顿,女人不耐烦地说,还不走?
老付下楼后,竟然在小区里迷了路。这不能怪他,卡达凯斯实在太大,应该与花嘎村一般大小吧。老付到处乱转,无头苍蝇一般。转着转着,就转到了一片树林边。林子的后面,就是小区的围墙,青灰色,一人多高。林子的边上,赫然站着一个巨大的垃圾池。老付眼睛发亮,盯着垃圾池,一步步走过去,仿佛看见了金光灿灿的聚宝盆。
老付走到小区大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值班室跑出一个穿保安服的老头,问他是干什么的。老头很凶,瞪着眼,揪住他的衣领,似乎要把他当犯人。老付压住火气,尽量兴平气和地跟他解释。他知道,不能硬来,否则会有更大的麻烦。听了他的解释,老头的神色舒缓下来。老付忽然意识到,想要进入小区,这老头是关键人物。老付抬眼看了看,见门边有个小百货店,就屁颠屁颠跑过去,掏出胖女人刚给的20元,买了两包烟,又屁颠屁颠跑过来,把烟塞给老头。老头推辞了几下,也就收了下来,看着老付说,想问什么?说吧。老付说,老哥,我就想问问,小区里的垃圾是怎样处理的?老头说,别称老哥了,别扭,把人都叫老了。我姓杨,人人都叫我杨公安。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哦,垃圾啊,还能怎么处理,垃圾池装满后,会有垃圾车开进小区,把垃圾运出去。
那天晚上,老付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垃圾池,都是杨公安。第二天,他破天荒没去上班,而是窝在出租屋里,烧水洗澡,刮胡子,修整乱糟糟的头发。下午,老付换了身干净衣裳,精神抖擞地出了家门。
当老付提着两瓶酒出现在杨公安的面前时,杨公安吓了一跳,他无法把面前的老付与昨晚那个背篼联系起来。经老付说明,杨公安这才想起那个给了自己两包烟的背篼。杨公安推开酒说,无功不受禄,这酒,我不能收。
老付又把酒塞到杨公安的怀里,说要请杨公安帮个忙,允许他每天进入小区一次,翻检垃圾。杨公安板着脸说,不行不行,这太惹眼了,如果被业主知道,我会死得很难看。老付说,我晚上才进去,谁会注意呢?不行不行,杨公安摇着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被人发现,我的工作就做到头了。老付无奈,只得使出杀手锏,说只要杨公安让他进去,所得的收益六四分成。杨公安想了想,缓缓伸出五个手指,摇了摇。老付明白他的意思,咬咬牙说,五五就五五。
杨公安不动声色地说,可是,你还是不能走大门。
老付不解地看着他,什么意思?不走大门,怎么进去?
杨公安皱了皱眉头,歪头去看窗外,后背对着老付,轻声说,不会动动脑子?大门不能进,可其它地方呢?
老付看着他突兀的后脑勺,不懂他的意思。
杨公安忽然转过身,双手插在腰间,,瞪了老付一眼,没好气地说,比猪还笨,你不会翻进去?
老付想起了树林后面的围墙,不由恍然大悟,拍了拍后脑勺,嘿嘿笑起来。
杨公安严肃地说,记住,我什么也没和你说过。
老付说,好,我知道了,你什么也没说。
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老付跟以往一样,十二点就起床,拿上手电,走出了出租屋。月亮像一颗巨大的灯泡,高高地悬挂在天上。月光真好,恍如满地霜雪,广阔无边。老付把手电别进腰间,爬上三轮,弯着腰踩脚踏,三轮吱嘎吱嘎地叫起来,跑上了铺满月光的虹桥路。
三轮车上,横放着一架折叠梯。车兜里放着几个蛇皮袋,一大一小两把钳子,几副黑不溜秋的手套。所有这些,就是老付上夜班的必备工具。可以说,为了备齐这些工具,老付下足了血本。单单那架银灰色折叠梯,就花了三百多块。再加上三轮车,蛇皮袋,钳子,手套……花了将近一千块。不是一块两块,一千块啊,每一块都是身上的肉。换句话说,老付挨了上千刀。挨就挨吧,有什么办法,没有这些家什,根本无法开展工作。千万别小看这些破东西,那可是老付的命根子。如果没有它们,老付就上不了班;上不了班,就挣不了钱;挣不了钱,就得饿肚子。
月光真好。那么大的月亮,是一块大镜子?一大坨冰雪?还是一把巨型电筒?自从老付来到土城,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月亮。土城人多,车多,灯多,灰土多,高楼多……把头顶的月亮都淹没了,谁还能看得见?只有到了深夜,人睡了,车停了,灯灭了,月亮才会亮起来。城里人真可怜,他们看不见天上的月亮,那么亮那么好的月亮,他们永远都看不见。
月光真好,也真冷。毕竟已是冬月,风嗖嗖吹来,老付感觉到刺骨的凉意。响水河呜咽流淌,新鲜的腥臭的水汽扑面而来。放眼望去,虹桥路一览无遗,几乎看不见一辆车。两旁的法国梧桐随风摇摆,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远远地,能看见中心城区那些站在月光中的建筑,如同一块块高矮不一的墓碑。老付缩着脖子,弯着腰,一上一下地蹬着车。路面不好,三轮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左右上下颠簸。毕竟上了年纪,身子骨不比当年了,没跑多久,老付感到头昏眼花腿无力,耳朵嗡嗡作响。他看看身下瘦骨嶙峋的的三轮,心想,真是个老家伙了。
老付的第一站,就是卡达凯斯。这是老付打下的第一块根据地,熟门熟路,闭着眼都能找得到。这也是老付最大最肥的一块地,几乎每一次,都让他满载而归。几个月来,老付苦心经营,下足了血本。每到月末,老付总会挑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去看望杨公安,拉几句家常,联络联络感情,再如数奉上他应得的分成。老付觉得,做人要有良心,没有杨公安这个贵人,他无法找到这份好工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从杨公安的身上得到启示,用同样的方法,搞定了康馨园,天羿,水之宛,水木清华等小区。换句话说,他有了多块土地,这些土地会长出高粱大豆,长出白菜萝卜。他的工作,就是从一块地赶往另一块地,该收什么就收什么。正因为如此,老付一直对杨公安心怀感激,把他看作衣食父母。他小心翼翼地捂着他们间的约定,从未向任何人透露半点。他反复提醒自己,在嘴巴上安个把门的,就算遭受严刑拷打,也绝不说出杨公安。
大概半小时,老付到达卡达凯斯的围墙外。老付跳下车,取下折叠梯,拉开拉长,斜靠墙上。随后,他拿了蛇皮袋和钳子,扶着梯子,三下两下爬上了墙头。上墙后,他倾斜身子,将蛇皮袋和钳子轻轻扔进墙后的树林。然后,他双腿夹紧墙体,平衡身子,伸出双手,把梯子提上来,搭在墙的另一面。他试了试梯子,觉得梯子已经稳妥,这才舒口气,手扶梯子,哧溜哧溜滑了下去。此时的老付,全身充满了力量,比年轻人还矫健。
下了梯子,老付捡起蛇皮袋和钳子,猫腰窜进了林子。顶多几十秒,他从林子钻了出来,直奔垃圾池。到了这里,老付变得格外从容,仿佛来到了自家的自留地,该收玉米就收玉米,该割白菜就割白菜,该摘西红柿就摘西红柿,一点也不需要客气。月光真好,就像一盏灯,照见了小区的五脏六腑。老付捏着钳子,老眼发光,仔细挑选,把纸板、易拉罐、啤酒瓶、包装袋……统统往蛇皮袋里扔。这些城里人,大脚大手惯了,什么东西都敢丢。有一次,老付捡到一口电饭锅,抱回去后,插上电,竟然还可以用。还有一次,老付翻到一个月饼盒,打开后,发现月饼全没动过。更让他震惊的是,袋里还有一个红包,竟然装着一叠红彤彤的百元大票,数了数,高达两千元。老付抱着钱,又兴奋又惶恐。他觉得不踏实,就去找杨公安,请他把钱交给失主。杨公安说,你傻啊,到哪里去找失主?这钱嘛,不拿白不拿,一人一千,分了吧。
忙活了几十分钟,蛇皮袋吃得胀鼓鼓的,像吞下大象的蛇。垃圾池已被深翻一遍,所有粮食都已颗粒归仓。老付蹲下身,把蛇皮袋扛到肩上,慢慢站起来,佝偻着背,像一只骆驼,缓缓向林子走去。经过一辆红色轿车的时候,他无意间瞥了一眼,看见轿车下躺着几个易拉罐。他本想弯下腰,把易拉罐捡起来,但肩上的蛇皮袋太碍事,只得作罢。他继续往前走,钻进小树林,来到了围墙下。他把蛇皮袋靠墙而放,心里还惦记着那几个易拉罐,想了想,又转身往回走去。
月光真好,亮如白昼,整个小区无遮无拦地暴露在眼皮底下。老付看着眼前静默的楼房,随风摇摆的树木,一辆辆甲壳虫似的车子,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几个月来,他夜夜进出小区,就像进入自家的菜园子。就如此时此刻,小区的一切都属于他,没有谁跟他争抢。他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到了红色轿车边,俯下身子,捡拾易拉罐。有个调皮的易拉罐翻了个身,滚到了车身下面。老付蹲下身,使劲伸长手臂,却怎么也抓不着。老付较上了劲,索性扑下身子,爬到车下,终于逮住了那个顽皮捣蛋的易拉罐。
老付拿着几个易拉罐,站在霜雪般的月光中,眺望着他的菜园子。他居然有点不想走了,甚至想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裹一袋旱烟,或好好睡上一觉。不过,老付马上惊醒过来,他笑了笑,转身走进了林子。
老付驮着蛇皮袋,一步一步攀上梯子,爬上墙头。他喘着粗气,抓住袋子的一头,让袋子沿着墙壁慢慢下滑。他的双腿死死夹住墙体,身子往外倾斜,手臂使劲伸长,尽可能让袋子接近地面。最后,他松开手,蛇皮袋噗通一声,落到了墙根下。
最难的一关已经过了,老付松了口气。他用衣袖擦擦额头的汗水,像来时那样,把梯子提上来,放到墙的另一面。
老付下了墙,收上梯子,把蛇皮袋放进车兜,爬上三轮,匆匆赶往下一站。
月亮像一只诡异的眼睛,盯住他的背影,向前跑去。
老付不知道,当他骑着三轮赶往小广场待工点的时候,杨公安遇上了麻烦。
头一晚,老付乘着月色进入卡达凯斯,打算离开之际,又返回去,趴到一辆红色奥迪下面,捡了几个易拉罐。老付没想到,这看似简单的动作,给杨公安带来的麻烦,也让自己丢掉了“工作”。
找杨公安麻烦的,正是那辆红色奥迪的主人。天刚亮,杨公安打开值班室的门,就看见一个胖女人气势汹汹地扑过来。杨公安认识这女人,姓朱,名红,看上去又肥又腻。他曾和这女人打过交道,知道她不好惹,难缠,鬼见愁。朱红家有点小钱,丈夫是个小老板,经常不在家。朱红长期独守空房,脾气变得格外古怪,喜怒无常。这女人讲究得很,衣服一天一个花样,还大把大把烧钱,试图减掉一身肥肉。钱烧了不少,肉却没少半斤,反而越发“丰满”。看架势,朱红来者不善,杨公安赶紧堆上笑脸,迎了上去。
朱大姐,请问有什么事?杨公安问。
大姐大姐,谁是你大姐,我有那么老吗?也不撒泡尿照照,一把老骨头,还叫我大姐。朱红噼噼啪啪地说着,机关枪一般。杨公安觉得一座山朝自己逼迫过来,不由连连后退。
对不起,对不起,应该叫小朱,对,小朱。
少废话,我问你,你是怎样当保安的?我的车昨晚被人刮伤了,你却只知道睡大觉。这事情,是你的责任,得给我一个说法。
杨公安觉得头皮发麻,陪着笑脸说,小朱,你别急,别急,先弄清事情再说。
弄你个头,这事还不清楚?我告诉你,这事情如果不解决好,我就上告小区业主委员会,扣你的工资,撤你的职。
小朱,别,别,消消火,这样吧,我跟你去看看现场。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朱红的轿车边。奥迪艳丽如红宝石,闪烁着咄咄逼人的光芒。后车窗下方,有一道二指宽的刮痕,格外显眼。杨公安毕竟干了多年的保安,有一定的处理能力。他蹲下身,掏出餐巾纸,仔细擦去刮痕上的灰土,认真观察,甚至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忙活了半天,杨公安咳嗽两声,说,小朱,来,你看看,这刮痕不是人为,倒像是擦伤。你想想,是不是开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哪里了?
什么?朱红尖叫起来,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诬陷你?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请你再仔细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的车,我还不清楚。
小朱,你别着急,你看看吧。
我不看,要看你自己看。
杨公安站起身,搓着手,又咳嗽了几声,嘟囔着说,这可怎么办?
朱红说,走,去值班室,我要看监控录像。
杨公安有点迟疑,想说点什么,又不知怎样说。朱红不耐烦,扭转身子,向值班室的方向走去。杨公安顿了顿,搓着手,小跑着跟上去。
在朱红的监视下,杨公安打开了监控录像。画面上,月光如霜雪铺满地面,大大小小的车辆趴在霜雪中,如一只只冻僵的甲壳虫。往后走,画面动起来,看见一个戴毡帽提袋子的老头从林子里钻出来,老头佝偻着背脊,伸长脑袋望了望,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就走出了画面。杨公安知道,老付肯定奔垃圾池去了。垃圾池是个死角,摄像镜头看不到。朱红下令道,往后拉,赶快,看他往那儿跑。
杨公安把视频往后拉。画面中,仍是如霜似雪的月光,甲壳虫似的车辆,静默而立的楼房,随风摇动的树木。他暗中希望,狗日的老付忽然人间蒸发,不要再跳出来吓人。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当他把时间拉到凌晨三十左右,老付忽然又跳了出来。他弯着腰,驮着一个胀鼓鼓的蛇皮袋,仿佛一只骆驼,缓缓走过镜头,消失在林子中。杨公安松了一口气,心想只要他就这样走掉,与那辆红色奥迪不挨边,什么都好说。谁知道呢,往后拉,狗日的老付又从林子里跳出来了,他抬头望了望,向红色奥迪走去。他走到车边,蹲下身子,恰好挡住了后车窗正下方。朱红大叫起来,狗娘养的,他在划我的车呢。杨公安说,不对,他好像在捡东西。朱红说,瞎扯淡,他就在划我的车,狗娘养的。
正说着,只见老付趴下身子,像一条狗,钻到了车下。朱红跺着脚,大喊,可恶的乡巴佬,他到底想干啥?杨公安说,应该是捡垃圾。朱红骂道,放屁,大半夜的,谁捡垃圾?
到此为止,该看的似乎已经看了。朱红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冷冷地说,老杨,小区进贼了,你居然不知道。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业主委员会,后果到底会怎样,你应该清楚。
别,别这样。杨公安陪着笑说。
那好,我给你两条路,一是赔修理费,二是抓住那个老贼,交由我发落。
杨公安说,小朱,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你是知道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拿不出钱啊。
少废话,那你把老贼抓住,这事就与你无关。
当天晚上,杨公安安排两位弟兄,去小树林守侯。他则称头疼,独自坐在值班室里,看窗外的弯月缓缓升起。他点燃一支烟,吸了几口,望着窗外满城霜色,不禁叹了口气。如果没有月亮,那该多好,该死的监控摄像头就抓不住老付。
老付跟往常一样,骑着三轮,直奔月光中的卡达凯斯。当他顺着梯子爬上墙头,又沿着梯子滑到墙内,树林里忽然跳出两条汉子,将他狠狠摁倒在地。
倒下的瞬间,他瞥见了月亮,如锋利的弯刀,瞬间割伤了他的眼睛
老付见到朱红,竟然笑了笑。
这女人,又粗又胖,简直就是一只水桶。老付记起了她,几个月前,他帮她背着东西,第一次走进了卡达凯斯。不是老付记性好,而是她的特征太突出,太惹眼,想忘都忘不掉。一回生,二回熟,熟人好办事,熟人好说话。老付用衣袖擦擦手,上前抓住朱红的手,笑着说,太好了,大妹子,是你啊。你还记得我吧,几个月前,天下着雨,我帮你背过东西呢。朱红猛然甩开手,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敢抓老娘的手?老付愣住了,片刻间仿佛已被石化。
按杨公安的意思,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一切都跟从前一样。可是,朱红与老付谈不拢,一个要价太高,一个出价太低,怎么也谈不到一块去。
朱红的意思,老付得拿出3000元,作为车的修理费。老付却说,凭什么?我又没碰你的车。朱红叫杨公安打开视屏,指着画面说,你看,这是谁?半夜三更,鬼鬼祟祟,还说跟你没关系?老付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竟然给拍了下来。他有点难为情,真想不到,扛着蛇皮袋的自己竟然那么丑陋,灰蒙蒙的一个黑影,仿佛一只鬼。老付调转眼睛,看了看杨公安,希望他站出来说句话。杨公安却不看他,而是看着画面说,小朱啊,你看看,一个捡破烂的,别说三千,三百也拿不出来。这样吧,你优惠点。朱红哼了一声,那就2000元吧。
什么?两千元?老付差点喊出声来。这是打劫,是割肉。两千元,说得真轻松,那得翻多少次墙?捡多少瓶子?捡多少纸板?老付气呼呼地叫起来,凭什么?
朱红哼了一声,指着画面中的糟老头说,你还有理了?你为什么跑到小区来?这小区是你想进就进的?老付说,我进小区怎么了,一没偷,二没抢。朱红说,老娘懒得费口舌,我叫警察来跟你讲。老付的牛脾气上来了,他硬邦邦顶回去,叫就叫,谁怕谁。
后来的事情,就不是杨公安能够控制的了。老付与朱红的吵闹声,引来了大批的小区业主,外三层里三层地围起来。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业主们义愤填膺,摩拳擦掌。有人说,小区进贼了,怎么搞的,也没人管管。小区经常丢东西,肯定是这老贼干的好事。有人便大声应和,开始例举失物清单:某月某月,丢失人民币若干;某月某日,丢失电视机一台;某月某日,丢失手机一部;某月某日,丢失酒三瓶,烟两盒,衣服若干……人们争先恐后,一个接一个跳出来,数落老付的罪行。他们的手指如一把把挥舞的匕首,从四面八方指向老付。老付感觉到了某种恐惧,不禁有点后悔,怎么没听杨公安的劝告呢?他抬起眼,去看杨公安,却发现他也不知去了何处。老付茫然地看着一双双闪着绿光的眼睛,觉得头昏目眩,天塌了,地陷了。他开始颤抖抽搐,越演越烈,如同抽风。
不知是谁报的警,警车尖叫着,警灯闪烁,由远而近。几个神气十足的民警跳下车,向人群走来。人们闪开一条道,让民警畅通无阻地走到老付的面前。两个民警扭住老付的胳膊,老付扑通跪到地上,语无伦次地说,放开我,放开我,我没偷,也没抢。打头的民警笑了,叫手下把他提起来,说,偷不偷,抢没抢,到派出所说吧。说着,看了看朱红,你也去。又看看众人,挥手划了个圈说,凡是与案件有关的,都得去。
很多人都去了派出所。他们争先恐后地向民警列举所丢失的物品,要求民警记录在案。大家一致认为,物品的丢失肯定跟老付有关,证据就是监控视频。这老家伙,经常半夜潜入小区,除了偷东西,还能干啥。至于捡破烂,那分明是一个拙劣的借口,不过是烟雾弹。真是笑话,谁见过半夜三更捡破烂的?有人还提出,老付的身后可能有一个犯罪团伙,这些乡巴佬素质低,经常狼狈为奸,为城市抹黑。他们要求警察彻查此案,以老付为线索,一举歼灭犯罪团伙,追回丢失的东西。
面对民警的审问,老付始终只说一句话,他说进入小区,只是为了上班。民警们觉得可笑,这真是一个很逗的老贼啊,居然把入区盗窃叫做上班。民警们拿出十八般武艺,希望能够挖出老付背后的犯罪团伙,但却一无所获。最后,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不过是一个又老又笨的贼。
朱红始终坚持她的意见,要求老付必须赔偿车的维修费。民警经过认真分析,认为老付确有重大嫌疑,但考虑到老付经济困难,要朱红再让一步,赔偿1500元即可。老付瞪着眼,反复说着一句话,凭什么,凭什么?民警火了,警告他说,你若再不听招呼,就陪3000元。老付吓得一激灵,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朱红说他很忙,叫老付赶紧掏钱。老付摸了半天,只掏出几十元皱巴巴的零票子。民警盯着老付,叫他赶紧想办法。老付抓了抓脑袋,犹豫了许久,这才嘟囔着说,他有钱,放在出租屋。
按老付的意思,让朱红在派出所等待,他骑三轮返回严家寨,拿了钱就回来。但朱红不干,她担心老付耍心眼,半路开溜。再说,骑三轮太慢,她没时间等。民警们也担心老付半路开溜,无法跟朱红交代,打算亲自跟老付跑一趟。老付不干,他怕坐警车,怕跟警察一起。他知道,一旦跟他们扯上关系,全身长嘴都说不清了。他磨磨蹭蹭,苦苦哀求,叫民警别跟着他,他去去就来。民警不耐烦了,推他上车,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民警们火了,抓手的抓手,抬腿的抬腿,把他塞进了警车。
警车真快,比三轮快多了。仿佛只一转眼,严家寨就到了。
严家寨的村民全部出动,站在路边,溪头,门口,地坎,房顶,甚至爬到树上……看着民警押着老付,一步步走进村子,一步步走向他的出租屋。老付低着头,弯着腰,缩着肩膀,抖抖索索地迈着步子。自始自终,他没有抬起头来,看一看黑压压的的人群。严家寨的人都觉得,这个寄居在他们村的汉子,一夜之间矮了许多。
老付进了屋,机械地走到床边。他哆嗦着嘴唇,扒开枕头,掏出一个布袋,一层层揭开,露出一叠红彤彤的票子。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抖索着手,一张一张地数着票子。好半天,他终于数好了。他捏着那一叠票子,低着头,谁也不看,一动不动。
民警不耐烦了,劈手夺过了他手里的钱。
民警走了,朱红走了,众人散去。老付始终垂着脑袋,一动不动。
1500元,就这么没了!
有谁知道,这是他准备打给大女儿的生活费。
老付失踪了。
出租屋整天关着,老付却不知跑哪儿去了。起初,严家寨的人以为老付只是出去办事,过一段时间,他会骑着三轮,沿着虹桥路,晃悠晃悠地跑来。十几天过去了,出租屋依然铁将军把门,老付始终不见踪影。房东按捺不住,撬开了出租屋,却看见屋里摆放整齐,地板干干净净。靠床的桌子上,放着一扎零零碎碎的票子,旁边放了张纸,歪歪斜斜地写着两个字:房租。
房东拿了钱,退出老付的房间。他想,或许老付只是出了趟远门,并没有真正离开,他肯定还会回来。房东看了看手里的钱,觉得他有责任看管好老付的东西。于是,他请了个师傅,给老付换了把新锁。他握着新钥匙,心想,等老付回来后,就把钥匙给他。
小广场的农民工待工点,也少了老付的身影。那个背着背篼,戴着毡帽,长着一张黑脸,喜欢含着旱烟袋的老头子,他跑哪儿去了呢?怎么好多天没上班了?不过,这有什么要紧,待工点从来不缺背篼,要多少有多少。那么多背篼,少几个背篼算什么,不过像大海里少了几滴水。旧的背篼走了,新的背篼不断加入。待工点永远躺着坐着站着吵吵闹闹的背篼,说笑话,玩扑克,推牌九,晒着暖暖的太阳……
老付就这样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的那辆三轮,还孤零零地站在卡达凯斯的围墙外,长出了一层红褐色的铁锈。
值得一提的是,老付的事引发了一些后遗症。土城实在太小,一点屁大的事情,马上就能传遍全城。老付的事情发生后,土城晚报记者作了长篇报道,反响较大。民警就此事件特别作出提示,各小区要加强巡视,谨防坏人进入,保护生命财产安全。各家各户要增强防范意识,军民团结携手,真正打造平安土城,试看天下谁人敌。各小区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业主们召开会议,提出要加高加固围墙,增加保安人手,增加监控设备,让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两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土城全城停电。月亮出来了,如同一块巨大的明镜,高悬苍穹。因为没有电,土城人都睡的特别早,根本没人去看天上。那天晚上,他们睡得特别死,根本不知道这世界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土城人从梦中醒来,听到了一则让人兴奋的新闻。有人潜入了卡达凯斯,划伤了小区里所有的车辆。其中,有一辆几十万的红色奥迪被弄得遍体鳞伤,严重毁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有人猜测,这事是老付干的,可是谁也没有见过老付啊。
更奇怪的是,老付那辆破三轮,竟然也消失了,无迹可寻。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