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 丝绸手绢
丝绸手绢
/孙荔
丝绸坊的苏老板,说什么也不明白,少爷阿成放着好好的书不读,非要回绸坊做一名织匠。苏老板站在深深大院里,对着一棵梅花树叹气,仿佛梅花树不合他的意。苏老板愁的五官都挤在一块儿了,说阿成你知道“光宗耀祖”这四个字的意思吗?
阿成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走了,好像扶不起的阿斗,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学校,好像与书本有世仇。何小莲来了,何小莲是阿成的同学,何小莲一进大院正好遇见苏老板,何小莲说,苏伯伯,阿成为什么不去上课。苏老板像似遇到了救星,恳切地说,小莲,你去劝劝阿成吧,我被他愁得脑袋发疼。
阿成和丝绸坊里的工人们正在忙碌着,他跟着工匠师傅学织锦,坊间里有缫丝车、纺车等,车间里一片噪音。阿成在学平纹、斜纹、缎纹等织锦的基本功,他学得有滋有味,仿佛织出的绸缎穿在他身上,能一下让他变成皇帝。埋头忙碌的阿成并没有发现何小莲的到来,何小莲在一旁不由抿着嘴笑了,说,阿成,织锦是工人们的事,你还是回去读书吧,你将来就是回绸坊,是学着怎么管理,怎么和客户恰谈业务,而不是做一名织匠。
阿成像一名虔诚的信徒,说我要学会显花、挑花、织绒、印花染花等技艺,要达到高级工匠的水平,我喜欢做这些又怎么了。何小莲说不动阿成,阿成虽然喜欢何小莲,喜欢一个人也不能改变志向。何小莲一脸的无可奈何,阿成似乎木已成舟,何小莲只好悻悻地回去了。
第二天,阿成去找何小莲,说我不想读书了,读再多的书还是要回绸坊帮父亲做事,谁让我是他儿子呢。何小莲挑起嘴角笑了一下,不再提读书的事,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大红,桔红,玫红色的丝绸铺展开来,真是太美了,像美丽的晚霞。阿成笑了,说有空我陪你逛逛街上的绸庄,可能有的颜色和花纹,比你梦中的还要好看,那是一种艺术,好像绘画一样,只不过把画画在锦上,而不是纸上。
何小莲的父亲在银行做事,但是何小莲却喜欢戏曲,并不对绘画感兴趣。她喜欢对着阿成谈《长生殿》谈《桃花扇》,“破不刺马嵬驿舍,冷清清佛堂倒斜。一代红颜为君绝,千秋遗恨滴罗巾血”,说这些唱词真是太好了,把气氛、人物、性格联在了一起,充满了诗意。阿成有时也陪着何小莲看戏,看完戏两人一起去街头吃馄饨,有一次店里只剩下一碗馄饨了,阿成又要了一只碗,每人吃半碗,两人吃得格外香甜,然后深深地望着对方。何小莲忽然问阿成,你将来会不会变心。阿成说,我对于你就是织好的一段锦,同学那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的死心眼。何小莲望着阿成,感觉他像情意绵绵的唐明皇。阿成送给何小莲一包丝绸做的手绢,上面织有何小莲的名字,和朵朵圣洁的莲花,对这用心做的礼物,何小莲很是感动,眼里溢满了水意。
阿成的织绵技艺渐渐出神入化了,他以生蚕丝为经线,彩色熟丝为纬线,开始临摹唐宋名家的书画了,名家的书画只是在纸上,而阿成却能将它们呈现在丝织品上,且正反两面如一,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水平。有外地绸坊要以高薪聘用阿成,苏老板喜忧参半,苏家家财万贯,是不希罕那些聘金的。
阿成没事时,喜欢抚摸那些光滑柔软如水的丝绸,那份陶醉,如古代诗人进入了诗境。阿成整日躲在织坊里,人也变得清瘦了,肤白如藕,胡子拉茬,但眼神却是雪亮的,他准备把四川的蜀锦、南京的云锦、广西的壮锦比下去,苏州的宋锦应是江南之首,全国之首。阿成心中规划着扩大织房,但这要跟人谈地皮、盖厂房、订织机。苏老爷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阿成想折腾,苏老爷也不管,阿成没成为大学生,一直是苏老爷心中的暗伤。
这天用过早餐,苏太太要阿成打扮一下,说昨晚打麻将时吴太太要给你介绍个女朋友。阿成一脸的郁闷,说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我有女朋友的。苏太太说吴太太费心了,你总要应付一下人家吧,这是一种礼节。
阿成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那神情是心不在焉,是漫不经心。女孩叫静雪,女孩身穿旗袍,是那种做工精致的米色绣花旗袍,女孩挽着发髻,松松的,看上去高贵又婀娜,女孩的漂亮温婉不由让阿成心中一颤,那种美是一种古典的美。何小莲的美是一种清纯的美,一种现代的美。
何小莲见到阿成依然谈戏剧,谈文学,谈风花雪月,阿成说,谈这些能当饭吃吗,还不如我织一段丝绸,卖个好价钱。何小莲忽然觉得阿成好俗,大户人家又怎样呢,没有文化没有内涵,那活着有什么情趣呢。两个人对约会好像都失去了兴致,不再关心对方的生活。
阿成梦想的地皮、厂房、订织机忽然有了着落,这是苏太太告诉阿成的。苏太太在打麻将时无意中说了儿子的打算,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吴太太把这些转给静雪的父亲,他是丝绸协会的会长,会长知道阿成的织锦技艺很精湛。静雪喜欢上阿成的温雅,阿成不像一般少爷吃喝玩乐,胸无点墨,阿成斯文得像个大学生,他有自己的长远规划。会长们商议,只要阿成如数提供优质丝织品,决定替阿成建造厂房,提供设备。
阿成再次见到静雪,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像一杯冬天的奶茶,满口留香,韵味悠远。静雪是一朵美丽的云,飘到阿成身边,阿成想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静雪像似一朵安静雪花,说话细声细语,连微笑也是安静的。阿成和何小莲渐渐在红尘里走散了,像蒲公英各有各的方向。
阿成和静雪结婚了,静雪的衣橱里有各种颜色和花纹的旗袍,静雪穿上阿成织的绸缎做的旗袍,古典、妩媚、雅致,风情万种,像一阙清雅的花间词。静雪似乎能诠释阿成内心对美的追求,那绸缎穿在静雪身上就是无声的语言。
何小莲迷上了写戏剧,她的戏剧正在排演,戏剧里有一个道具是一个丝绸手绢,那是阿成给她的灵感。戏剧里有一句台词: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不论他合不合时宜,有没有好的结局,毕竟他留给你美好的回忆。
阿成在台下看了,看的热泪盈眶。
 
上一条: 狂野的东非
下一条: 早春社饭香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