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天地 >> 高三学生拍高三纪录片
高三学生拍高三纪录片
/杨杰
  一个高三学生完成了一部关于高三的纪录片。影片开始时,一张张苦闷的脸在重复着“所有人都一样”这句话,到了结尾,变成“所有人都不一样”。
  上海市控江中学高三学生唐润铧在高中生涯的最后阶段,做起了导演、编剧、摄像和剪辑,一个人完成了纪录片《考在上海》。在这部24分钟的“电影”里,“演员”是他的同班同学,“剧情”就是整个高三生活。
  背景音里的蝉鸣换成高音喇叭里励志的语言,橱窗里的海报换成各大名校显眼的校徽。
  画面有些抖动,唐润铧用“仰卧起坐到一半”的姿势,举着单反相机对着神态相差无几的那些脸,他既想将身后的大屏幕装进相框,又不想挡住后面的同学。在这场动员大会中,唐润铧在心里说,“该来的终于来了”。
  在这所能望见东方明珠的校园里,尽管高三并不那么令人窒息,所有人还是拼尽全力,包括已经申请了美国的大学的唐润铧。
  他把高三的学生比作大海中的一粒沙,无力改变方向,只能祈求下一道浪能把自己抛得更远。
  身边的同学面对唐润铧的相机,一开始会躲闪。在习惯了他拿着相机“晃来晃去”之后,同学们终于把他当成了“一坨巨大的空气”。
  镜头之外,白炽灯光照耀下的高三教室让人混淆了昼夜。唐润铧看到,有人在第一次月考之后默默地流泪;有人下课就跑去问老师问题。每个人都很自觉,整个教室的分贝比以前下降了许多。这种用功好像是存在于同学们基因里的东西,到了这个时候,“啪”一下就出来了。
  对于要出国的唐润铧来说,努力的基因全部放在了托福和sAt(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试)上,他前后考了7次,每一次都像是高考。
  1998年出生的唐润铧显出一种超越年龄的“老成”,“像是从过去穿越过来的”。他喜欢哲学多过足球,爱听崔健、许巍和朴树,向往上世纪80年代“文艺复兴”一般的自由氛围,愿意思考与分享观点。
  他曾感受过影片里溢出屏幕的紧张气息。那是在他备战sAt的时候,也是纪录片拍摄的关键时期。一场争夺时间的大战,在唐润铧和父母之间,一触即发。
  “不是不让你拍,而是时间不对。”爸爸警告他,“如果因为拍纪录片而考得不好,你会后悔一辈子。”
  唐润铧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认为高考有几个关键的时间点是必须要拍的,不能错过这个时间,他给自己的承诺是2015年底前必须拍完第一集。与此同时,他要一遍一遍往返于教室与留学机构的补习班之间,刚刚放下相机,又拿起了答题的笔。
  “在高考面前,我总有点逃跑的感觉,一直没法抹去心里的罪恶感。”尽管与大多数同学走向不同的战场,唐润铧仍然希望为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记录下这关键的一环,哪怕只是在旁边为他们竖起大拇指。
  父母不支持他在备考期间拍片子,争执发展到最后,唐润铧表示:“我就要拍!我就要拍!”
  在那间关了门的卧室里,他用了两个通宵,回放过去3个月拍摄的素材,154G,1340个视频文件,然后埋头为片子写台本、录音、剪辑。
  当第3次sAt成绩出来时,陈霖记得,唐润铧先是很平静地报了分数:2100,之后便“哇”一声哭了。
  陈霖很心疼,觉得孩子在那段时间承受双重的压力。“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我很希望他有自由意志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我也不能脱离对分数的追求。”
  唐润铧在上传自己的纪录片时,在网上留下一段话:我们从出生那一刻,就成了教育体制内的孩子,我们不得不面对当今中国不够合理的教育。一面针砭时弊的同时,我们又随波逐流。然而,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吗?
  一进入高三(2)班,首先会被教室后面的黑板报吸引,大面积黄色和蓝色的水彩颜料占据画面,田野和蓝天的界限从中间上下分割开来,一条棕色的、窄窄的小径延伸到远方,“高三之路”四个大字写在一旁,下面是一行小字: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从未来回想今天的时候,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这幅画,而不是高三的重压。”在纪录片的下半部分,唐润铧讲述了老师和同学在高考的压力下,仍然保持自己爱好的故事。
  拍摄的最后一幅画面是圣诞节的班会,一串铃铛挂在黑板旁,老师和学生一起做起了游戏。旁白说:“只愿这难能可贵的笑容能够一直留住,留到高考之后,留到成人之后。”
  镜头转向了高三语文组老师的办公室。在隔间的外墙上,贴着不起眼的三个篆体字——“后花园”。里面是一位语文老师的照片墙,贴满了苏珊·桑塔格、汉娜·阿伦特、卡夫卡、格丽泰·嘉宝的照片。这位老师自称有“空墙恐惧症”,不管办公室搬到哪里,她都不会落下这些偶像。
  “很多老师有自己坚守的东西,即便被大环境吹得东奔西跑,也会坚守着。”这在唐润铧看来是一种反抗。
  镜头里出现最多的,是一个坚持了25年的公益人文讲坛的发起者樊阳。
  樊阳曾回到陕西的母校讲座,谈起对应试教育的厌恶。“我希望我的母校不要成为衡水中学。”台下的老师哄堂大笑,因为校长刚刚说过,要向衡水中学学习。
  樊阳觉得,当唐润铧在考试面前,拿出时间拍摄这部片子时,应试教育的柏林墙已经在他身后倒塌了。
  在老师眼里,唐润铧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甚至一度成为“老师最讨厌的那种孩子”。
  这个从小喜欢昆虫、为蟑螂写诗、会躺在花园里看星星的人,最讨厌的两句话是“长大了就懂了”和“社会会教你的”,他不希望长大,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长大当作资本,而不是损失。
  “我觉得高考是一场再合理不过的比赛了,规则很简单,只有那些在高考后保持住笑容和童心的人,才是赢家。”这是纪录片的最后一句话。
  一个同级的同学说,对唐润铧的定义不要落在“是个有空闲时间的出国党”上,而是“本可一走了之却频频回头审视当下体制的学子”。
  一位从教49年的特级教师说,一个面临高考的高中生,对于教育的弊端是最有发言权的。可惜,几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没有勇气或无力思考这个问题,他们只能在题海中苦苦挣扎。“有这样的学生,比出几个状元更体面。这说明,在今天的教育体制下,还是有空间的。”
  唯一一个与年龄相称的爱好是玩电脑游戏。他不爱网游,喜欢一个人打单机游戏。最爱的那款叫作《黑暗之魂》。游戏的开始一片空白,玩家是个战战兢兢的普通人,一遍遍遇到强大的人,一遍遍经历死亡,最终成为英雄。当打到最后一关时,舒缓的钢琴曲响起,玩家又回归了混沌之初,他似乎战胜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每到这个时候,唐润铧都是一边哭一边按下回车键。
上一条: 编辑杰奎琳
下一条: 我们曾到过海边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