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天地 >> 亚丁,你是我不愿醒来的梦
亚丁,你是我不愿醒来的梦
不工作的日子总是百无聊赖的,试图找个地方宣泄下积累的负能量,稻城亚丁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计划里,我也再一次踏上了去川西的路。
  稻城亚丁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香格里拉镇亚丁村境内,主要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三座神山和周围的河流、湖泊和高山草甸组成,它的景致保持着在地球上近绝迹的纯粹,因其独特的地貌和原生态的自然风光,被誉为“中国香格里拉之魂”,被国际友人誉为“水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亚丁风景区不仅有壮丽神圣的雪山,还有辽阔的草甸、五彩斑斓的森林和碧蓝通透的海子,雪域高原最美的一切几乎都汇聚于此,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流连忘返。如当地虔诚的藏民一样,徒步转山是感受亚丁风光的最好方式。不过由于亚丁保护区海拔较高,全程徒步还是需要相当的体力亚丁,藏语意为“向阳之地”。保护区内的三座雪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南北向分布,呈品字形排列,统称“念青贡嘎日松贡布”,意为:终年积雪不化的三座护法神山圣地。藏传佛教中称其为“三怙主雪山”,是藏民心中的神圣之地。
  地处著名的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中段。在亚丁自然保护区东部的小贡嘎山上,三座雪山直冲云天。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南峰央迈勇和东峰夏诺多吉,海拔同为5958米。三座雪山呈品字形,巍然耸立,遥相对峙;俊秀雄奇,撼魂荡魄,在中国西部藏区被称为雪域神峰。佛经有载:世上24处圣地,一切之主是三怙主神山(即三神山之地),三峰藏名为“念青贡嘎日松贡布”,意为“三怙主雪山”,是众生朝圣积德之所在地。相传,公元八世纪,由莲花生大师为这三座雪山加持命名。
  亚丁自然保护区海拔2900米(贡嘎河口)至6032米(仙乃日峰),面积5.6万公顷。景区以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三座雪峰为核心区,北南向分布。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形成了独特的地貌和自然景观,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一处自然生态系统。保护区内仙乃日(藏语观世音菩萨)、央迈勇(藏语文殊菩萨)、夏诺多吉(藏语金刚手菩萨)三座雪山相距不远,各自拔地而起,呈三角鼎立,藏传佛教称为“日松贡布”,意为三怙主神山。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三座雪山峰峰形各异,但都洁白无瑕,一尘不染。山腰茫茫林海,飞泉瀑布于其间,山脚宽谷曲流,镶嵌着明镜般的湖泊。雪峰、冰川、森林、溪流、瀑布、草甸、湖泊有机地组合,野生动物出没于其中,托出了一方静谧的净土。
  地质年代第四纪(250万年)以来,由于受新构造运动影响,这个地区发生了强烈的抬升和断裂,形成了特有的高原峡谷地貌。保存了以冰峰雪岭、冰川宽谷、原始森林和高原草甸为主的极高山自然生态系统。设置亚丁自然保护区的目的主要是保护其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复杂多样的生物基因,罕见的自然景观及其赖以存在的极高山自然生态系统。自然资源保护是本保护区的主要功能。
  稻城亚丁有三大雪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她们被视为守护亚丁藏民的守护神山。雪山被五彩的森林映衬着,山谷的湖泊倒影。这样的美景在稻城亚丁倒是随处可见,这便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这便是让你犹如走进一幅油画一般的仙境。稻城还有三个著名的海子,牛奶海,五色海,珍珠海,雪水汇成的湖泊,总是美得让人心醉。
  从成都到稻城的车程很长,需要两天才能到达,大巴上的时间最是难熬,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打着瞌睡,下午时分到达第一站,情歌的故乡康定,这个地方来了也不止一两次了,丝毫没有要去逛的欲望。下车后才发现,这个地方的温度和成都的温度相差甚大,我随身穿着的也就一件短袖,因为坐的是长途车,所以衣物都锁在行李舱中,不到目的地不能打开,所以我也只有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留下一个瑟瑟发抖的背影远去。
  客栈的藏族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刚好放学回来,帮家里打点着客栈的生意,她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跟我交流着,看我穿的少她问我不冷吗,现实是很冷,但是没衣服。在房间里面躺下休息了一会,快要睡着的时候有人敲门,我揉着眼睛,不耐烦的打开门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才看到她手里拿着一件棉衣,她说这是她最大的衣服,让我先穿着,离开的时候再还给她。我当时脑子有点发懵,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当我准备好说声谢谢的时候她已经走了。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她并不在,我把衣服还给了她的家人,让他替我跟她说声谢谢。
  清晨的寒风里,我很嚣张的走着,像一个别人看了就会刻意远离的痞子。
  又回到大巴上难熬的时光,不过也好在路况平稳,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做了一个记不清内容的梦,就听见大巴司机用正宗的川普吼一个藏族大叔,内容大抵是他的脚很臭,让把鞋子穿上,原话是“脚(jue)旁(pang)臭,把鞋子穿上”,我不禁莞尔,博大精深的四川话还是很耐人寻味,在司机吼了两三次后藏族大叔还是很不情愿的穿上了鞋子。
  下午三点的时候车子终于到目的地稻城县了,稻城,古名“稻坝”,藏语意为山谷沟口开阔之地。东汉为白狼羌地,唐属吐蕃,元属吐蕃等路宣慰司,明属朵甘都司,清属理塘土司。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11年),正式核准置“稻成县”,隶康定府。《西康图经》记载:“光绪三十三年,因在此地试行种稻,故改名稻成县,预祝其成功之意”。背着60斤的装备行李在客运站门口找了一个藏族司机,谈好价格之后就上车了,到日瓦乡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下午五点的样子,本来计划今天要到大转山的起点康古村呢,但在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在当地住下了。
  旅馆的老板是个韩国姑娘,她说她走遍了中国大多数地方,大概是心理上已经疲倦了在路上,所以最终选择了在亚丁就居住下来了,随后就和中国男朋友在这里开了一家国际青年旅馆,过着自己的二人生活。随后跟她咨询了一些线路上的问题,她也很热情地替我解答着,得知我要大转山的时候她表示很惊讶,她说到这里大转三座神山的人很少,因为大转所花的时间(徒步八天)和精力(无人区,森林,很多垭口)很大,而且也很危险。我不以为然,而且很豪迈地说了一句"I try not kill myself".看我这样她也就只有无奈的摇摇头笑了一下,随后就不多说什么了。
  早上退房的时候她只跟我说了句good luck.只是随后我才发现转山的难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上山的路都是羊肠小道,背着60斤左右的行李,基本就是走几十米就要休息一分钟而且是在很大森林里,走着走着就断路了,要么是人力无法下去的悬崖,要么就是根本走不过去的荆棘丛。就这样被折磨了半天后彻底找不到路了,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面临的选择是要么继续走,晚上在森林里扎营,要么往回走,到日瓦乡明天直接坐车进景区。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森林里扎营危险重重,况且没水源,所以我最后远远的看了一眼仙乃日雪山后,果断选择了往回走,天黑前终于走出了森林,此时感觉浑身已经被掏空了,实在走不动了。就在我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藏族司机大哥,说免费把我们送到日瓦乡,我那个激动啊,果然是祖国处处是亲人。
  有人说:“到过稻城亚丁,再看世界的美景,都会觉得不够美,要留着以后看!”走进稻城亚丁,每一眼景色都是一幅记忆深处的画,仿佛每一步足迹都是踏进一次轮回,于轮回中寻觅感情的真谛。镜子般明净湛蓝的天空下,风吹草动,牛羊于天际线边隐隐可见,远处圣洁的雪山直刺苍穹......
  带着一脸疲惫回到昨天那个旅馆,一进门韩国妹子囧了,这让我很没面子啊,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信誓旦旦说的话,纵是脸皮厚如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有胸的话,头一点埋到胸上了。好在她知道确实不容易,也没取笑我。索性也就没急着上楼,坐在前台和老板妹子聊了起来,妹子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只是发音偶尔会有点外国人特有的腔调。因为她也是摄影爱好者,所以她想看一下我们今天拍的照片,我只有无奈的耸耸肩了。一整天相机都没取出过背包,又谈何拍照。不过我倒是把以前拍的照片给她看了下,她第一句话就是这都是你拍的吗?看着有点激动的韩国妹子我不禁有点自豪感,但是相比于她的经历我这点微弱的优越感就荡然无存了。看完照片后她跟我们说我们明天出发的时候能不能带她一起,我们也完全没想到几张照片尽然有这样的效果,我们欣然答应了,想想有个户外经验丰富而且地熟悉当环境的免费向导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隔日早起,她为我们提供了免费的早餐。接下来就又是几个小时的车上时间了,山路崎岖,操蛋的司机到弯道处开的又猛又快,弄的头晕目眩,心里也是高潮迭起。
  山顶山的云层很低,像触手可及的棉花糖,也像草原上奔跑的羊群。当我下车放下行囊举目四望时候,才发现九月的亚丁,天居然可以蓝的这样清澈耀眼。山花烂漫,阳光也眷恋着不肯离去,远处的溪流欢乐地低语,将亚丁宁静的秋天引向深远。这里没有熟悉的人群,没有城市街头的喧嚣,没有华灯初下的杯来盏往,也没有情人于耳畔窃窃私语的浪漫。那些平时必须包裹着的伪装,此刻也变的风轻云淡。
  我像朝圣的信徒,走在雪山林海间,心灵在那一刻前所未有的宁静,我也终于理解了影片里陈末说的,为什么爱一个人就要带她去稻城亚丁,也知道了韩国妹子为什么走遍中国,最后和男朋友选择稻城居住下来。
  高原的空气本来就稀薄,当我们背着沉重的装备爬到牛奶海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路上最煎熬的莫过于问别人距离目的地多远了,每问一个人还有多远到牛奶海,他们的回答都是:“不远了,还有两百多米。”可是这两百多米我愣是走了两个小时!但是想了一下如果他们不说两百多米我是否还能走下去?过了牛奶海就是上垭口了,还是一段望不见头的上坡,天气也是见鬼的差,走几步休息一下,拍些照片,就这样两小时后终于到达垭口了,穿的棉衣从里往外都湿透了,里边热的出汗湿了,外边被下的雨淋湿了。因为垭口风大不能扎营,所以又得下到一个大湖边上,但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倾斜度五十多度的山坡,都是小碎石头的羊肠小道只能走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到湖边,就真的不愿意再走了,双腿不停的发抖,肩膀也是酸痛。
  刚把帐篷扎起来就又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到黄昏,草草的煮了些面条吃了就钻进睡袋不愿意再动了。走了一天也没发现身体有任何不适,但是躺下后就感觉胸闷,呼吸不畅。到了晚上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半夜还被牛吓醒了一次,还以为是遇到狼了呢,也是有惊无险。终于在醒了五六次后天亮了,清晨的山谷大雾弥漫,一阵风吹过就是一种深入毛孔的冷,本能地蜷缩在睡袋里不愿出帐篷。只是现实是必须要走点出发了,在无奈中磨磨蹭蹭的收拾好装备又踏上了旅程。之后因为同伴的脚扭伤了行程就没有继续下去了,我的故事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
  最后,我想说,我带你去稻城亚丁,你嫁给我可好。
                                                               摘自《国家地理》
上一条: 秋声乍起,最宜饮茶
下一条: 家如女人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