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页 >> 影视文学 >> 夺爱行动
夺爱行动
一、突发奇想的浪漫
  “我想去相亲,我要到电视上去相,在电视上,为爱情留个纪念。”祁芸芸躺在沙发上边贴面膜,边对着电视屏幕悠悠地说。电脑前的张文赫一听,马上变脸了,扔掉鼠标转头问:“电视相亲?你这是要干什么?你难道对我有意见?”
  再过4个月,祁芸芸和张文赫就要结婚了。婚纱照早已拍好,酒店也订了,这时候祁芸芸还说什么相亲的事,让张文赫大为光火:“咱俩同居都快半年了,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还想相亲,什么意思啊?”
  祁芸芸声调不高不低:“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结婚前想找点浪漫,在电视里留下我们爱情的见证。那样好浪漫哟!”
  张文赫一听,不说话了,站起来去泡方便面。他其实不反对浪漫,可自己确实不会浪漫,自以为是的浪漫祁芸芸又看不上眼,觉得土傻帽。追求祁芸芸时,他制造的几个浪漫情节,还是朋友给精心参谋的。祁芸芸追到手后,两人天天在一起,新奇感一天天消磨干净,剩下的只有满足了。扫一条街,要什么买什么,想什么吃什么,张文赫觉得这就够了。可祁芸芸不满足,看到别的情侣甜甜蜜蜜,就非要拉着张文赫逛茶馆、咖啡店、酒吧,去玩陶塑、放风筝、看电影,能想到的浪漫方式都要去领略一番。张文赫任随她折腾,到了茶馆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喝咖啡一口喝干就等着走人,上电影院倒头睡大觉。祁芸芸感到颇为失望,怎么这么土呀!后来两人一逛完街吃了饭就回到同居的住处,然后祁芸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里的爱恨情仇,张文赫在网络游戏里杀个红天黑地,相互不怎么说话。有时候祁芸芸问张文赫:“你说我俩像不像结婚了的老夫老妻,整天相对无言?”张文赫那张胖脸就写满了不耐烦:“那你说怎么办?”
  祁芸芸思考了很久这个问题,最后决定要参加一次电视相亲!两人在同一期节目里出现,让电视镜头记录下两个人牵手的过程。如果不在同一期,祁芸芸就一直等到张文赫上台的时候,跟他牵手然后幸福地离开。
  张文赫拗不过,于是两人打电话报了名。这个栏目的名称是“缘分你我他”。现在类似的相亲节目很多,他们很顺利地通过了。不久,“缘分你我他”节目组派了两名工作人员,来拍摄他俩的相关资料。先是祁芸芸接到拍摄通知,然后张文赫,都拍了两三天,相当精心,还访谈了许多问题。 
  二、意料之外的诱惑
  虽然两人报名时间只相隔一天,但他们上台参加节目的时间足足差了两个月。节目组工作人员先是给祁芸芸打电话,说你快来,就差一个你这样的女嘉宾!祁芸芸一去,经过简短培训,就上台参加节目了。祁芸芸参加的第一期节目,两周后才播出来。虽然祁芸芸在电话里详细告诉了当天发生的一切,可张文赫通过电视屏幕看到祁芸芸时,还是心惊肉跳。经过包装的祁芸芸貌若天仙不说,谈笑晏晏,娇嫩可人,还表演过两段舞蹈,成为许多上台男嘉宾首选的一见钟情对象。虽然祁芸芸每次都灭了男嘉宾的灯,但张文赫感觉得到,来的好几个男嘉宾,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有些比他优秀多了。有几次,祁芸芸和男嘉宾谈话交流中,眼神里甚至碰撞出不少火花。这种眼神张文赫曾经感受过,所以一看电视里放大的特写,就知道祁芸芸对某某男嘉宾又动心了。这让他焦躁不安。
  这其中有一个男嘉宾相貌英俊,唱歌好听,谈吐文质彬彬,资料片里说事业有成,还现场展示了琴棋书画功力。最后除了祁芸芸,其他女生都选中了他。可这个男嘉宾,宁愿放弃那么多为他留灯的女生,直接走到祁芸芸面前深情表白,说只冲她而来,希望能够牵手走天涯,一起在世界各地看夕阳迎朝霞。现场一片掌声,祁芸芸犹豫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最后略带哭音地告诉对方:“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你不是我心目中的标准,我喜欢胖一点的男人!”
  胖一点的男人,这个标准是专为张文赫设置的。
  张文赫几乎要为这个男嘉宾鸣不平了!祁芸芸就相貌好看点,有点媚,老撒娇的样子,其实时间久了,也觉得没啥!可反过来一想,祁芸芸真被那位优秀的男嘉宾牵手,张文赫肯定受不了,比掏了心窝还难受。不知怎么搞的,祁芸芸跟他在一起没多少话说,可在台上侃侃而谈,对情感问题的认识那么清晰,那么明智,又不乏梦想。张文赫越来越觉得,自己能追上祁芸芸,实在是一大幸事了,人生中没有祁芸芸,会痛不欲生的。为此,张文赫几个电话打过去,催节目组赶紧安排他登台。但问题是,报名的男嘉宾特别多,他还得等。
  祁芸芸在那边除了录节目,就是四处旅游,逛景点,品小吃,跟几个新结识的女朋友一起聊天,玩得特别痛快。不过跟张文赫通电话时,祁芸芸表示了自己的委屈,好多网友责怪她了,说她不是来相亲的,是来显摆出名的,要么就是电视台的托,总之不是成心相亲的。好多女嘉宾也不满意了,说她抢走了自己心爱的对象,却又不要,简直太残忍了!
  张文赫只好打电话给节目组,告诉工作人员,说祁芸芸是自己女朋友,自己要在电视里跟她相亲,甚至可以当众求婚。这是祁芸芸的主意,请求节目组能满足。如果不愿意,请开除祁芸芸的女嘉宾身份。
  一开始节目组很生气,说这是电视台,哪有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可后来工作人员不知怎么想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同意张文赫提前登台,但要求不能公开两人的情侣身份,只能以一个陌生的男嘉宾身份,把这场节目录制完,然后以牵手的方式带走祁芸芸。
  张文赫如愿以偿,登上这个叫“缘分你我他”的相亲栏目舞台。 
  张文赫上场的目的很明确,牵走祁芸芸。所以他特意抱了一大束玫瑰,说要送给跟他牵手成功的女嘉宾;如果牵手不成功,就送给那个最让自己心动的女嘉宾。主持人微微一笑:“天这么热,还穿这么正式,你对这次相亲看得很隆重呀,不热吗?要不脱掉?”张文赫摇着满头是汗的脑袋:“没关系,我坚持得住。”主持人赞叹一句:“是个好小伙,我佩服!”
  按程序,作为男嘉宾的张文赫,先大声说出自己的爱情观,选一个心动女生的号码,然后提出两个择偶标准:一、双方都要有眼缘;二、对方要孝顺、贤惠、传统。接下来,大屏幕里播放了张文赫的第一个资料短片,主要讲他高中一读完,从一个拉沙子的工人开始做起,然后做房地产销售,一直做到中层,如今独当一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只是为了事业,没时间去找女朋友,结果一直耽误到现在。
  当然这种资料片大多半真半假,因为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是他三叔。从底层干起,是想让他了解方方面面,日后独当一面更顺手。
  第一个资料片播完,成绩不错,28位女嘉宾,有24位想跟他进一步交流,灭掉眼前灯柱的只有4位女嘉宾。主持人问其中一位女嘉宾为何灭灯,女嘉宾说:“对不起,他有点胖,身材没你有型,不是我的菜!”
  主持人转过头,对张文赫微微一笑:“看来还是喜欢胖子的人多。女生请提问!”
  张文赫被舞台上一束束的强光扫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面前众多的女嘉宾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似乎他是顿可口的午餐。他想看一眼祁芸芸,可一时没有分辨出来。
  女嘉宾开始提问。9号女嘉宾是个瓜子脸,艳丽而娇媚。有些网友评论说她是电视台找来的托。她第一个问题直奔主题:“台上二十四位女嘉宾中,是不是有你顺眼的女嘉宾呀?”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说有吧,会继续追问是谁?说没有吧,你来这里干吗?
  张文赫说:“有,女嘉宾中看顺眼的不止一个。”
  9号女嘉宾紧咬不放:“那你看我顺眼吗?”
  这个问题更刁。你说顺眼吧,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了,其他女嘉宾会放弃;如果说不顺眼吧,9号女嘉宾肯定会灭灯的。
  张文赫这段时间看这个相亲节目,除了祁芸芸的表现外,发现上台的女嘉宾都是精挑细选的。首先相貌不错,其次表达能力很强,还有一些不同常人的才艺。其中,9号女嘉宾作为一名舞蹈老师,舞姿翩然,举手投足间女人味十足,尤其惹张文赫赞赏。这时候9号女嘉宾向他提问,而且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让张文赫头嗡嗡发晕。他实在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大的魅力。张文赫只好据实回答:“我看每个女嘉宾都挺顺眼的。”
  “你心动女生选的是不是我呀?”9号女嘉宾不给其他女嘉宾问话的机会。
  张文赫选的心动女生是16号祁芸芸。但问题是,这时候如果说出心动女生是谁,岂不是其他女生都灭光了灯?张文赫上台的目的当然是为了牵走祁芸芸,但牵走祁芸芸的同时他也想看看自己的爱情缘,想知道最后为他留灯、中意他的女嘉宾会有几个。这时候9号又说了句,“我从你害羞的眼神中能感觉到,你选的是我!”
  张文赫只好“嘿嘿”一笑,不回答这个问题。主持人立即给他解围:“按规则,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12号提问!”
  “请问男嘉宾,你事业发展这么好,是需要一个家庭主妇呢,还是事业心强的呢?”
  “这个我没想过,随她的兴趣吧。”张文赫字斟句酌地回答。其实,这方面祁芸芸已经做出选择了。祁芸芸本来是有一份工作的,后来嫌工作累,工资又低,干脆辞了。
  16号提问!”主持人突然一声。
  祁芸芸就说:“男嘉宾,我多次说过,我喜欢稍微胖一点的男人,我感觉你正好是我的菜,我吃定你了!”
  这个表白很直接,张文赫心里也甜丝丝的,现场五六百名观众立即一片掌声。
  9号女嘉宾抛一个媚眼过来:“你也是我喜欢的菜。”现场再次响起一片喝彩!
  第二个资料片,主要讲述自己梦想中的女友类型,以及朋友们对张文赫的评价。张文赫喜欢的类型,条件跟祁芸芸差不多。个头高挑,温柔贤惠,能孝敬父母,长发,鹅蛋脸等。可台上有好多都是这种类型,也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工作人员故意这样挑的。第二个短片一放完,又有几个女嘉宾向他提问,祁芸芸也举手了。但主持人没把提问的权利给祁芸芸,而又给了9号。
  9号问:“我的形象符合你梦想的类型吗?”
  张文赫点点头,由衷赞美一句:“是的,你非常漂亮。”
  9号继续说,声音又嗲又动听:“男嘉宾,你一上来我就注意你了。除了你上述要求我完全符合外,我还会做菜。男嘉宾你现在这么胖,肯定有一个好胃口,我会为你做那些既不发胖同时营养又好的菜肴,你愿意吗?”张文赫赶紧说谢谢。
  9号女嘉宾不容他人插话,再追着发问:“男嘉宾,除了做菜以外,我还特别喜欢骑车旅行,你喜欢旅行吗?”
  张文赫喜欢骑车旅行,可祁芸芸根本不喜欢,怕晒太阳,怕吹风,怕伤及皮肤。张文赫说:“我很喜欢啊,我是胖了点,骑车可以锻炼身体,我现在就想锻炼身体,不然胖得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
  9号女嘉宾一笑百媚生:“男嘉宾,我特欣赏你一点,就是你的坦诚、率真。我的灯会一直为你留着。”
  三、犹豫摇摆中的得失
  祁芸芸听了这番话,觉得自己平时有点看不起张文赫,而9号跟张文赫在一起挺般配的,难道这么一段时间下来,自己跟张文赫是强扭的瓜吗?祁芸芸感觉有一盏灯在眼前忽明忽暗,就跟电压不稳定一样,随时有可能断电。
  祁芸芸紧张得冒汗,可张文赫面对这么多选择的机会,倒显得游刃有余,开始发挥起来。她忽然觉得张文赫各方面还是挺不错的。
  其实,祁芸芸和张文赫高中时是同学,但相互不怎么联系。祁芸芸大学毕业后,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发现大家对张文赫格外尊敬三分,就觉得奇怪。后来知道张文赫家里特别有钱,是搞房地产的。张文赫见到大学毕业的祁芸芸后心动了,有事没事就给他送花、送巧克力。所有的人都在撮合,让祁芸芸把握住这个多金却十分憨厚的家伙。祁芸芸犹豫了再犹豫,直到有天晚上她下班,路上遇到几个小痞子,正被纠缠时,赶上张文赫路过,冲上前大声呵斥,勇猛的举动镇住了那几个小痞子。祁芸芸心有所动,再加上那段时间工作不如意,辞职后跟张文赫谈起了恋爱。
  自从两个恋爱后,干什么事情,只要祁芸芸愿意,张文赫就会跟随。没想到跟随到电视节目里来了。
  这时,16号祁芸芸仍在举手,但主持人似乎没注意到她。主持人让5号女嘉宾提问。
  “男嘉宾,如果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了,你是等她来向你赔礼,还是你主动去哄她呢?”
  张文赫想到,他跟祁芸芸同居后没少吵架,每次吵架弄得鸡飞狗跳的,让他十分头疼。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他屈服,赔个礼买个东西表示歉意,不然事情没完没了,让他烦不胜烦。所以在吵架这点上,他回答说:“希望最好不要吵。”
  5号女嘉宾高兴地说:“那我小小地欺负你,你生气吗?”
  张文赫摇摇头:“不会呀,我喜欢女朋友跟我闹着玩。”
  这也是实话实说。祁芸芸总有些看不起他,觉得他没读大学,人又木木的没情调,确实是个暴发户,所以同居的新奇感一过去,两人各玩各的,在家里说话极少。张文赫其实希望女朋友更主动一些。然后是9号女嘉宾提问:“男嘉宾平常闲暇时喜欢什么呀?”“打网络游戏。”9号女嘉宾说:“咦,我也喜欢!”这时候,不少女嘉宾在灭灯。主持人就问13号为何灭灯。“主要是男嘉宾太受其他女嘉宾欢迎了,我只好放弃。”
  主持人又问7号为何灭灯。7号女嘉宾娇媚地一笑,指着9号说:“我身边的好姐妹看上男嘉宾了,我就自动退出。”“成他人之美?”主持人问。7号女嘉宾点点头,说:“我觉得他俩好投机哦,我们肯定是没戏的。”
  这时候,舞台一旁的评论老师发言了:“我觉得男嘉宾是一个家道殷实,但懂得经营自己产业,同时又待人诚实,说话大方得体,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他需要一个在事业上支持他、在家庭生活中关心他的一个小女人。我觉得,台上现在留灯的6位女嘉宾中,有两位跟他特别合适。”
 张文赫一个劲地冲留灯的几位女嘉宾说谢谢。祁芸芸举了这么长的手,发现没机会说话,想到这个节目本来是要给自己留纪念的,现在只有张文赫一个人在那儿跟其他女嘉宾打情骂俏,这算怎么回事呀?她一气之下,摁灭了自己的灯。 
  主持人立即问:16号女嘉宾为何灭灯?”祁芸芸微微一笑,自信而大方地说:“我发现看着男嘉宾,缺那么一点点心跳的感觉。”“也就是感觉还不到位?”
  “嗯。还差那么一点点,他似乎对我不够热烈。”
  话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祁芸芸肯定是张文赫的心动女生,按照这个节目的规则,张文赫可以选择放弃所有为他留灯的女嘉宾,然后再次点亮她的灯,牵着她的手离开。
  主持人微微一笑,大声说:“现场还有6名留灯的女生,这个成绩不错。现在到了权利反转环节,现在留灯的女嘉宾只能被动选择,男嘉宾有权选择6位女生中的任何一位,然后带她离开现场。同时你有一项权利可以行使,那就是去点亮你心动女生16号的灯,问问她是否愿意跟你走,她有权利拒绝你,当然这时候为你留灯的6位女生有可能灭灯。”
  这时候,场下有观众喊着“点灯、点灯”,意思就是去点亮心动女生祁芸芸的灯。也有喊着“9号”和“5号”的。主持人拍了拍张文赫的肩膀说:“老弟果然不错呀,我们的9号,还有5号,是第一次为男嘉宾亮灯的,打开她二人的心扉不容易!”
  张文赫晕乎乎的,就跟做梦一般,想选择又似乎无能为力。
  主持人在旁边催促说:“去,喜欢谁,就把花送到对方手里!”
  张文赫俯身拿起那束一直放在舞台一旁的玫瑰,向舞台上走去。台下观众的鼓噪声越来越大,那声音里表达的是,似乎不选择他们起哄的,他们就会心碎死。张文赫满怀得意。又激动不安,没想到自己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而且让他赞叹不已的9号居然一直为他留灯。他现在如果把花送给9号,她已经无权拒绝,只能跟他走,而且还可以按节目规定到国外一游;如果他现在把花送给祁芸芸,按道理祁芸芸是应该收下的,可按规则字她也有权利拒绝。这时候祁芸芸脸色不好,会不会当众拒绝呢?如果那样,可在哥们儿面前糗大了!
  9号的位置居中,张文赫要走上台,首先要经过9号身旁。他正思谋着把花送出去后,走到其他女嘉宾面前鞠个躬,表示歉意,没想到,晕乎乎地走到女嘉宾们前面,还没有确定送谁,9号女嘉宾已经迎出来,还没等张文赫弄明白,就伸手把花接了过去,然后带着一股芳香,一股女人的气息,软绵绵地拥抱住张文赫。
  张文赫呆了,扭头看祁芸芸时,祁芸芸早掉头朝台下走去。
  主持人在祝贺,礼仪小姐送上了赠送的礼品。张文赫看木已成舟,赶紧微笑着和9号女嘉宾离开了舞台。
  四、爱成流水的失落
  张文赫到了后场,才喘过气来,望着旁边冲他一个劲笑的9号女嘉宾,他不由得面红耳赤起来。
  “我俩去吃饭吧,我想吃披萨,国贸大厦那边有一家很好吃,你请我吃好不好?”9号女嘉宾娇滴滴的贴到他身上。
  “这、这……”张文赫不知道怎么办好。难道就这样和9号谈起恋爱,和祁芸芸分手拜拜?这样做好不好?是不是违背了相互的约定?张文赫有些内疚起来,有些结结巴巴地说明了原委。
  “那我怎么办呀?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向你表示了好感,你不要我,日后我怎么嫁人呀?”9号女嘉宾委曲说。
  张文赫心想,难道每一对牵手成功的男女非要结婚不可?但这话不好说出口,毕竟对方是自己挺喜欢的9号。其实他还想过,如果9号硬要跟自己在一起,自己也可以考虑跟祁芸芸提出分手。张文赫只好一个劲地重复:芸芸,对不起!对不起! 
  没想到,9号女嘉宾看他那个窘样,不由得“扑哧”一笑:“别着急,我逗你玩呢。其实我是电视台请来做节目的,一期节目1000块,按原来说好的还要做10期节目才能下去的。没想到因为你的到来,电视台给我安排了一项任务,就是想方设法跟你牵手成功,千方百计阻止你跟16号女嘉宾牵手。节目组把这次行动定为‘夺爱计划’,看我能否夺爱成功。如果成功了就奖励1万块钱,如果不成功就继续做节目。没想到我居然成功了,好棒耶!多亏你配合,下次我请你吃大餐!”
  张文赫目瞪口呆,9号女嘉宾跟他说声“拜拜”,把那束鲜艳的红玫瑰往旁边地上一扔,开车走了。
  张文赫有些丧气地回到相亲节目的演播大厅,去等祁芸芸。他有些内疚,觉得自己不该意志不坚定,把9号女嘉宾牵下来,而且还产生了放弃祁芸芸的想法,这多么可耻呀!简直是个叛徒!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他现在要告诉祁芸芸,这个相亲节目简直是个考验意志、引诱人下水的陷阱,他日后一心一意只对祁芸芸好!
  不过,张文赫走进演播大厅才发现,祁芸芸已经跟接下来上台的男嘉宾牵手了。祁芸芸一脸幸福地靠在这个帅气高大的男嘉宾身上,主持人正煞有介事地祝福他们!
  张文赫感觉整个头“嗡”的一声,眼前全黑了,耳旁全是大厅里的鼓噪和欢呼声,这些声浪就像成千上万只苍蝇的嗡嗡声一样,让他反胃。
  等张文赫反应过来,追出去打电话给祁芸芸时,祁芸芸幸福地说自己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她和牵手成功的男嘉宾迫不及待地去度节目组提供的浪漫爱情夏威夷八日游。
  “祝福我们吧!也祝福你们!”祁芸芸说完,挂了电话。
  听到这句话,张文赫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知道,一切都晚了!
文学教育类 青年文学家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0  www.qnw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7461号 
版权所有:青年文学家编辑部   咨询电话:0452-2429996      LinezingStat